第 16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这狗玩意在挑衅本宫。

    庄薇心中冷笑一声。

    少傅正儿八经正二品的官员,多少翰林院学子想当还没有机会,温止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个位置的?

    庄薇就像是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狐狸那样浅浅眯起眼瞳居高临下地看着温止。

    身后的谢允卿稍稍偏了下身替庄薇挡住温止的目光,他还不明白长公主与此人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但下意识护着庄薇。

    上书房门前不仅有三皇子和太子,另外几个皇子公主也都聚集在那,只有庄薇一个在角落里犯困而已。但温止却偏偏看向她这边,目光温和有礼。

    他缓步走上台阶,在离庄薇还有五步远的地方停下。太子最先注意到他,滕然笑了起来,有些得意地看了眼三皇子。

    温止当然没有将自己威胁林志忠的事情和太子说,但他也不可能完全不让太子插手这件事情,不然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得到林志忠这个三皇子党的青睐。

    所以他在酒楼与林志忠小叙之后就去找了太子,直言少傅之位不仅可以让自己留在京都,还有直接接触皇帝的机会,如果能留下印象,以后可以直接进入朝堂帮太子做事。

    因为昨日,太子便“暗示”了林志忠一番。

    成功让林右相觉得温止之前的威胁都是出于太子的授意,更加不敢将此事朝外说。

    温止很享受这种玩弄人心的感觉,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太子手底下听令办事的奴才,但其实是他在隐隐操控着这些人。

    近来几日都是晴天,温止站在上书房廊檐之下,黑瞳被阳光映上一层金色,浅浅一笑煞是好看,“臣温止……”

    “先生不必行此大礼。”太子一步上前双手扶住温止,姿态做足了,“父皇一向尊师重道,我大宁的规矩也只有学生给老师行礼的。”

    庄薇懒恹恹地靠在谢允卿怀里没动,她倒是要看看这俩准备演什么戏。

    只要了解老皇帝的人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北齐那边是没有太傅帝师这种说法的,皇室子弟全是交给母族派来的人散养,母族弱的直接没有继承权,母族强的那几个厮杀不止。

    老皇帝这么做无非是想要从道义上压耶律锋一头,毕竟他是北齐皇帝的小儿子,母族强盛,很有可能是以后北齐的皇帝。

    而他唯一的老师却在大宁为官,替大宁鞠躬尽瘁,听着就很让人舒服。

    所以现在的少傅以后必入内阁。那可是三皇子废了多少劲都没能安插多少亲信的地方,现在轻而易举就能安上一个,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是林右相负责的。

    庄薇在心里面骂了自己一句,原书这个时候她已经嫁给温止了,所以那狗玩意根本不需要竞争少傅的位置。而老皇帝想一出是一出,时间太紧,庄薇根本来不及插手。

    看现在的形式,要么温止和三皇子有勾结。要么,三皇子有自己的安排。

    ……最好是第二种。

    而此时,温止已经转向了她,神色间带上了几分担心,“长公主看起来有些困倦,是昨日没有休息好吗?”

    ……

    “怎么会是你?”庄薇就像不认识他似的上下打量了温止两眼,“文华殿大学士、建极殿大学士是都病到起不来了吗?他们是怎么有胆子让一个六品长史来担任太傅一职的?”

    此话一出,其他人倒是没有特殊反应,唯二愣住的只有温止和谢允卿。

    这大概是温止第一次见到名为骄纵的神情出现在她的脸上,也是第一次用“鲁莽”或者“笨”来形容庄薇。

    文华殿大学士和建极殿大学士都是三皇子一派的,虽然大家都默认少傅这个位置是可以安插自己人的机会,但谁都不会直接说出来。

    庄薇这句话,眼见就是挑明了三皇子和太子直接的斗争。

    在所有皇子公主面前。

    她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小公主那样丝毫不顾及温止的颜面,坏脾气地直接划清两人的界限。

    “薇儿。”庄麒盛缓缓开口,他走到庄薇面前,脸上并不不悦,反而给了庄薇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才转向温止,“先生勿怪,薇儿被母妃宠坏了。”

    他看上去是在替温止训斥庄薇,但维护的意思已经溢于言表。如果可以,庄麒盛一丁点都不想放温止进来,不管他有多不起眼,但毕竟是太子的人。

    但林志忠也和他商量了,如果正大光明地将一个他们的人派做少傅,很有可能会被皇帝排斥。倒不如做别的打算。

    看样子,温止并没有和三皇子搭上关系。

    长公主目光淡淡地看着三皇子对面的人,一点不怂。她当然不是冲动,只是庄薇需要在一开始就和温止划清界限而已。

    毕竟温止可是连给她下药的事情都能做出来,而温止又惯会用那些不清不楚的小动作让人误解,庄薇可不希望自己和原书的某些女配一样,成为温止的踏脚石。

    在庄薇没注意到的地方,谢允卿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谢允卿缓缓压下心中说不出的感觉。大概是从小就没有父母护着,谢允卿必须让自己探查周围人隐藏在皮囊下的情感,他对这些东西很敏锐。

    比如说现在,他就能感受到庄薇对温止的不耐烦和厌恶。

    她就像是一只因为烦躁不断贴地甩尾巴的红狐狸,面上还要装出自己并不想露出的表情。

    谢允卿莫名就觉得,这样的庄薇让他觉得……有些闷。

    心口不舒服,但又讲不清具体的原因。

    明明他对这位长公主还留着警惕,却控制不住地想要去关注她所关注的事情——

    庄薇侧身,这一动作让谢允卿猛地回过神来,垂眼将所有情绪都隐藏了起来。

    同一时间,太监尖细的嗓音从众人身后响起,“皇上驾到——”

    庄薇熟练地行了礼,抬头的瞬间就是一愣。

    老皇帝还是那副苍老阴鸷的病态,但和平时不一样的是身边多了两人。

    一位当然是今天的主角北齐九殿下,耶律锋已经换上了大宁的服饰,深色圆领袍衫倒是让北齐九殿下看起来和诸位皇子没有太大区别,但眼中的桀骜不驯掩饰不住。

    估计刚才老皇帝又借着交谈的几乎好好打压了一番,现在耶律锋心中正憋着火。

    但庄薇并没有在看他,而是稍微有些怔愣地看着老皇帝左边的青年,陆文舟。

    那人也笑眯眯地看她,唇角勾勾翘翘,大冬天手上还收着把折扇,身形挺拔修长,俊逸儒雅。

    那是和温止装出来的恭顺完全不一样的柔和,他站在庄薇面前,就像是两只同种族所以不会攻击对方的大狐狸会了面,互相甩着尾巴打招呼一样。

    这就是卫国公的嫡次子,陆文舟。

    老皇帝今天心情格外好,笑着让儿子女儿都平身,目光转到温止身上时稍微淡了点。

    在他这里,温止就是太子非要塞进来的人,虽然自己也不会说些什么,但终归看这人不顺眼就是了。

    这些年太子的手确实伸得长了点。

    而庄薇在看到陆文舟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三皇子到底做了什么。

    他聪明地没有在少傅的位置上安排任何自己一党的人,而是将选择权由林右相转交回给皇帝,又不经意提起卫国公的长子死后,就一直郁郁寡欢,连小儿子都不常见。

    卫国公是世袭的爵位,这么多年下来也就有个空名头吃点国库而已。老国公不是没有野心,只是家里人丁不丰,好容易出个能打仗的长子还战死在了边疆。

    只能从此不站队不作妖,安安分分地在府里待着。

    渐渐老皇帝都快忘了还有这人,如今三皇子一提起,倒是多了几分愧疚怜惜。直接将卫国公唯一的嫡子召来,按上了少傅的官职。

    但老皇帝很明显已经忘了,在十几年前,卫国公的长子还没有死的时候,他可并不太安分。

    同在军队里,卫国公和秦家的关系不可谓不好。那时庄薇还小,也就三四岁的样子,被宫女带着在花园中晒太阳,不远处的亭中容贵妃和卫国公夫人说笑,而远处,就是陆文舟和庄麒盛。

    庄麒盛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容贵妃的宠溺残暴自私,而陆文舟则属于那种,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但我们两家有合作,家族利益优先。所以我不会和你撕破脸,但也不会和你交心。

    然后这个狗玩意,天天抱着庄薇,美名其曰喜欢长公主,要带她散步。

    要不是庄薇怕自己口齿清晰地把这人骂一顿会引起怀疑,她早就开口了。

    天天不让自己睡午觉,拿着书给他妈一个三岁小孩讲四书五经君子六艺,这和逼猫猫学高数的傻子有什么区别。

    气炸了的长公主当时就决定等自己长大以后要让陆文舟给自己高声朗读画本,就要找那些民间不堪入目的低俗画本,他陆文舟不是喜欢不睡觉讲书嘛,本宫让他讲个够。

    但还没等庄薇的愿望实现,北齐大胜,卫国公的长子战死沙场,尸骨不全。

    老国公在御书房痛哭直至昏厥,从此容贵妃的裕华殿再没有了陆文舟的身影。

    十二年,庄薇只在前年的中秋宴上见过一次陆文舟。那时候这人瘦得过分,和面容苍白的卫国公夫人坐在角落,身边冷冷清清,仿佛不是来宫中过中秋佳节的,而是来给某人扫墓一般。

    容贵妃一向看不惯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她没受过委屈,所以不明白只是死了个儿子,卫国公凭什么就再不管三皇子的事,明明陆文舟也可以培养。所以一顿晚宴,容贵妃故意冷着母子,连话都没有问一句。

    但容贵妃不知道的是,那天晚宴结束以后,庄薇拎着一盒御膳房专门给她做的蟹粉饼去找了陆文舟。

    长公主倒没有其他心思,只是所有和自己没有利益冲突的美人庄薇都喜欢而已。特别是像陆文舟这样前途光明心无阴霾的。

    比起面容冷漠身形消瘦的陆文舟,她还是比较喜欢当初那个明知道自己已经暴躁到了极点,却还笑眯眯说儒学典籍的少年。

    庄薇估计卫国公和陆文舟迟早会恢复过来,只是时间未定而已。照如今看,应是一切安好。

    老皇帝低咳了两声,又硬生生压下,“温止。”

    “臣在。”

    老皇帝眉心的褶皱动了动,没看他,而是转身示意陆文舟上前,“你年纪尚浅,又才归京都,一个人担任少傅,难免有些艰难。”

    当众点出臣子的不足本身就是一个讯号,代表老皇帝对温止并不满意。当时太子的脸色就有些僵了。

    但温止的定力明显比他高出不少。

    “臣自知才疏学浅,还请皇上恕罪。”

    老皇帝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示意温止起身,转而招呼陆文舟,“文舟你还没和朕这些儿女们见过吧。”

    卫国公今年已经六十多了,当初也是看着老皇帝长大的,陆文舟的哥哥要是没死,和老皇帝差不多一个年纪。

    青年上前,玉树兰芝眉目俊雅,浅浅一笑时真有种春风渡叶的温和。

    “您忘了,臣小时候也曾和太子三皇子同游过御花园。”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有轻轻落在庄薇身上,“长公主也在。”

    庄薇:……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恢复过来的陆文舟好像比以前更难缠了。

    老皇帝朗声笑开,在一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上书房。

    耶律锋沉默跟上,他身边只跟了一个小太监,在路过庄薇时悄悄抬眼给了长公主一个目光。

    ——这人名叫青律,就是当初接了林志忠的命令,来杀谢允卿的那个。

    庄薇有些得意地回头,抬眼看向谢允卿,简直像是一只抓到了兔子迫不及待炫耀的奶狐狸。

    本宫厉害吧,物尽其用。

    老皇帝在前面,身后人当然不能贸然窃窃私语。谢允卿垂眸注视着庄薇,点了一下头。

    他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庄薇看着他。

    而另一侧,温止隔着数米,抿唇不语。

    老皇帝今天兴致挺高,一连说了两个时辰才摆驾回宫。

    庄薇真的快要困死了,要不是皇威浩荡,她就在桌上睡了。

    老皇帝说要让耶律锋了解大宁风土人情,但翰林院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时间里新修订一门课,只能按老方法来——从写字开始。

    庄薇能理解老皇帝想要耶律锋见识一下大宁文人挥毫泼墨的优美,但没必要压着她在这里写吧。

    长公主很困,长公主只想回宫补觉。

    正在此时,温止有些犹疑的声音从庄薇身后响起——

    “公主这字写得……有些差了。”

    庄薇:……

    本宫的字用得着你评论?

    但上书房内,庄薇总不可能公然违抗少傅。

    温止叹了口气,俯身执笔,在庄薇手下的宣纸边写下两个例字,“公主,写字当用心啊。”

    他在庄薇的“不尚贤,使民不争”旁,落下一个“林”字。

    温止的侧脸就在庄薇肩颈边,侧眸看向庄薇,像是在问她有没有看清楚自己所写的。

    此时窗外静寂无声。上书房外谢允卿和青律相对而立,上书房内三皇子和太子偶尔搭上两句话,而陆文舟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翻书的手,淡淡朝庄薇这边看来。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