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要是现在御膳房的刘公公在这里,大概率认不出来眼前的人。

    跪在庄薇面前的人一声夜行衣,由林允卿按着,翠珠正拿沾水的布巾在他脸上擦洗。

    被染了色的蜡块从他的太阳穴和下颌处剥落,一盆水硬生生被洗成了灰褐色,最终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个年纪不过十四五的少年。

    不得不说,即使是庄薇来看,他的易容也堪称高明。融化的蜡和某种特殊的油脂混合粘在皮肤上改变骨像,再用深色掩饰边缘不协调的地方,同时改变肤色。

    等到他杀了林允卿以后,只要将伪装卸除,无论是自杀还是逃亡都不会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

    “难怪这么矮。”庄薇坐在主位上,支着头慢吞吞地说道。

    地上低着头的少年猛地抬头,憎恶嫌恶地瞪着庄薇。他被塞了一大团布条在口中,只能凶狠的呜呜出声。

    庄薇还没开口说话,少年就被林允卿按住后脑狠狠压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闷响,庄薇颤了两下,心中的奶狐狸立刻哼哼唧唧【卿卿生气了,好吓人。】

    面前人一手按在少年的后脑,五指成爪,丝毫没有留手的样子。庄薇甚至觉得下一刻少年的头骨都能被他压碎。

    林允卿没有和她对视,长而密的眼睫垂着、轻轻颤着、蝴蝶翅膀一样,下颌线条因为后齿紧咬而绷紧,有种凶戾又脆弱的好看。

    庄薇双肘支着自己的大腿捧着脸看他,一句话也没说。

    “……这是乌草汁和羊油混合出来的汁液。”林允卿冷漠地解释道,“西北蛮族会用乌草汁染麻布,后来有人发现乌草汁液与油脂混合涂在脸上可以防晒,用水就能洗掉,同时方便携带,就开始制作使用。在边境,也会有探子用此伪装混入军中打探情报。”

    这些都是谢将军留下的记录中写下的,他在林家那么多只见一方天地的日子,就会靠着这些想象自己父亲曾经去过的广阔世界。

    房间中只有他们三个,林允卿不说话,这片空气就安静了下来。

    庄薇也不急,静静地等着,毕竟要狗子接受自己被曾经的饲主抛弃是需要时间的。

    片刻之后,房间里重新响起林司仪低哑的声音,“蛮族近些年不断被北齐驱赶,草原气候艰险,他们只能往大宁来。这些人虽然没有受过训练,却因为不畏生死,可以当做死士用。”

    庄薇了然地点了点头,说起来也是要杀林允卿的人运气不好。

    最近秦久义回京,流亡到皇都的外族本身就少,又听闻镇北大将军回京,全都躲起来生怕被发现。

    有力气的汉子都去做苦力赚钱了,哪还敢接杀人的勾当。所以他能找到的只有这个母亲病重,妹妹和自己都快要被饿死,自己有因为瘦小无人选用的少年。

    不过那人应该也不知道就是了,毕竟这少年出来接活的时候肯定就已经做了伪装。

    “所以要杀你的到底是谁?”庄薇漫不经心地问道。

    ……

    庄薇伸手端起茶碗,用瓷盖在边缘敲了两下,“说话,你明明知道答案。”

    虽然庄薇不知道林允卿到底是凭什么确定的,但就他这幅表情,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林允卿快速出手,狠狠劈在身下少年的两侧肩膀。下手快到庄薇只看得见他抬手划过的残影,接着就是两声闷哼。

    外族少年霎时间脸色苍白,沁了满头的冷汗。

    庄薇:……哇哦。

    她可从来不知道林允卿的武力值有这么高,还好昨天晚上自己缠着他的时候没有惹得对方下手,否则她现在得在床上。

    林允卿抿唇起身,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要走。

    庄薇:“你去哪?”

    林允卿没有回答,径直朝门外走去。

    这就是要自己去找人算账的意思,庄薇目光冷了下来。她站起身,两步跟上林允卿,在他之前拉开了房门。

    手下人明显是想要挣扎,庄薇不动声色地加大了力道让他安静。

    翠珠和红芪就守在门外,看到庄薇立刻忐忑地俯身行礼。

    “把人拉出去,找朱太医过来看看。”庄薇面上平静地吩咐道。

    翠珠和红芪看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情绪,只敢按照命令行事。

    门外阳光明媚,吊在廊下的兰草摇摇晃晃,平静悠然。

    而门后,谢允卿只觉喉头梗着一团带着血腥气的重物,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从小到大,林右相从未允许自己和他的孩子一起玩耍,也从未让谢允卿在任何一个外人面前露面。但谢允卿已经很感激了。林右相虽然待他不算亲厚,但也给了他一片安身之所,让他没有死在江南的烟花之地,还有机会去查谢家的曾经。

    庄薇等着翠珠将门关上以后转身看着身后人。

    林允卿的黑瞳中一片死寂,晦涩难言的悲伤纠结成一团,任谁看了都要心疼。

    庄薇挑了下眉,“你不会是打算直接去找人问问为什么要杀你吧?”

    林允卿薄唇紧抿,眼下的小小红痣真的像是一滴血泪。

    “和你无关。”说完就要挣开庄薇的桎梏。

    在他挣扎之前,庄薇已经后退一步,接着猝然抬手给了人一耳光。

    !

    林允卿分毫没有反应过来,只觉视线陡然偏折,疼痛慢了一拍从脸侧传来。

    “要是没有昨晚的事,本宫现在就把你扔出宫。”庄薇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刚才用的力气不小,此时掌心已经疼了起来。

    窗棂切割出菱形的阳光落在庄薇的脸上,她垂眼看着林允卿,声线又凉又轻。

    “你在竺华殿里待着人家都能找人进来杀你,等你出去以后,怕是没一个时辰就该被扔到乱葬岗了。”

    “本宫是真挺好奇,到底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出你这样的蠢东西。”

    ……

    窗外有风略过树枝上最后一片枯叶,同一时间,一只冰凉的手卡住庄薇纤细的脖颈,林允卿那张苍白清丽的脸上平时的冷静已然荡然无存,绝望伴着凶戾让他的眼尾一片余红。

    “闭——嘴——”

    庄薇不退反进,她手指稍微有些虚软地绞住林允卿的衣领,硬生生把人拽近。

    “让本宫猜猜,你身后人到底是用什么控制住你的。”

    “你可以代替林环入宫,所以几乎没有人认识你。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很小的时候就生活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应该没有亲人。”

    “朱太医给你把过脉,脉象平稳安健。不是需要救命的药。”

    “剩下的我能想到的不多,恩情或者是爱情而已。”

    庄薇感到自己脖颈上的手指在颤抖,林允卿和她贴得极近,每一次呼吸的胸口起伏她都能清晰地察觉到。

    心乱了。

    “我本来觉得,你是爱上了某个人,才愿意为他代替林环进宫。后来想想不对,如果你真是因为爱上了谁的话,该很乐意待在本宫身边。

    这样你不仅可以成为真正的林环,还能在和本宫打好关系之后,求一个赐婚的恩典。有本宫的命令,你无论如何都能和他在一起。”

    “但你没有,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宫。”

    庄薇盯着林允卿的眼睛说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你已经暴露了身份,现在出宫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但如果换一条思路,就能解释清楚这一切。”

    “你只是为了快点将林环的身份还给她而已,你欠林环,或者说是林家某个人的恩情对不对?”

    庄薇就像是一条被雪狼压住的赤狐,雪狼森白带着杀意的利齿都已经抵在了喉咙边,还要哼哼唧唧地摇尾巴。

    她惬意地眯眼笑了下,“看你这样子,本宫全都猜对了是不是?”

    “林允卿,本宫还猜出了点别的,想不想听?”

    庄薇反手按在自己脖颈上的另一只手上,面上笑得轻松,手下一点一点掰开林允卿的手指。

    “林家不需要私兵,所以你很有可能是林右相的某个近友的孩子,而你家应该是犯了什么大错致使天威震怒。

    你这么信任将你送入宫的人,大概是因为你从小就生活在林家,受益良多。本宫暂时想不起来十六七年前朝堂上都出了哪些乱子,但回去查查大概就能找出你的姓氏了。”

    她看着面前人用赤红的眼睛瞪着自己,眼中的湿意聚集然后滑下,再汇聚到下颔,没进衣领。

    特别可怜。

    庄薇必须得承认,她是心软了。

    林允卿和她差不多年纪,却和庄薇完全不是一路人。

    在他身上,庄薇永远能感受到一种浓稠的悲伤,这人一直忍着压着,将所有情绪藏在冷硬的外壳之下。

    庄薇不是菩萨,没有那么多管闲事的心。她一开始只是想要利用林允卿抓温止的尾巴而已。

    但现在,林允卿对于她来说作用已经没有了,但庄薇还是有点不忍心把人直接丢开。

    毕竟这人其实挺温柔的,又笨又温柔。

    ……好吧就是他哭得又好看又可怜,长公主颜控犯了想要对人好一点而已。

    毕竟林允卿这种长相家世的女子,在这个时代如果没有人庇佑,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庄薇松手,“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地方值得林右相一定要弄死你,但你现在回去肯定没有活路。本宫不信你这些年没有想过为家人报仇,就这么死了,会不会有些太亏了。”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