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北齐九殿下这几个字被太监喊出来的时候,庄薇差点被一口茶水呛到。

    中原占据最丰饶的土地,而生活在西北荒芜草地上的游牧民族因为生存的压力对大宁当然是虎视眈眈。

    那边的所有外族都被统称为“犬戎”,其中最大的就是北齐。

    强大到一直到原书结束,温止都没有完全消除这个威胁。甚至还因为不得不和亲,后宫添置了一位北齐的小公主,好好虐了一把。

    庄薇纤细的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

    外族和中原不一样,他们是小儿子继承皇位。所以他们这次送来的九皇子,换算成大宁的皇子,就是太子。

    她正想着已经有四位穿着毛皮长袍,身带数串玛瑙链,打扮明显不同于大宁的男子护着一位稍矮些的少年走了进来。殿上还好,毕竟都是三品以上见过大世面的官员。但殿外一下子响起窃窃私语。

    庄薇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能隐约看见一些官员脸上的带着骄傲和鄙夷的笑。

    ——想来要是她真走到了原书中被温止祭旗的那一步,大宁的百姓也会这么对她。

    庄薇在心中叹了一声,还真是每时每刻都提醒自己要谨慎小心啊。

    座下五人走近,庄薇放松地支着头,垂眼朝下看。

    北齐虽然也自封王朝,但主要还是像以前一样游牧打猎。基本上族内虚弱的小孩都不会熬过第一个寒冬,留下的全是高大强壮的男子,据说他们那连女子平均都能有一米七。

    所以台下这几个,光是站在那里就自带一种压迫感。更别说他们身上银灰的狼皮袄,草原上的野蛮狂放被拘束在大宁的麟德殿中,像是用木头笼子关了五匹狼。

    庄薇的目光只在后面四人的脸上一过,最终还是停在了北齐九殿下的脸上。

    很年轻的男孩子,可能比庄薇还要小一点。外族深刻的五官还带着没褪去的稚气,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身材劲瘦挺拔,小白杨一样。

    太监正在宣读昂长的北齐请和书,一大堆用牛羊马抵的赔款不说,还需要上交弓箭铁器若干。

    老皇帝满意地用目光逡巡下方的臣子,特别是秦久义。而底下的群臣也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甚至有相互举杯的了。

    这当然不符合规矩,但老皇帝纵容着他们,故意用这些给北齐九皇子一个教训。

    大殿上,大概只有庄薇一个从未将自己的目光从底下那少年的身上移开过。

    在请和书的最后,那人抬了下头。

    他大概是想要快速看一眼战胜了自己国家的皇帝,却因为没有想到大宁的龙椅摆得那么高,目光只能扫到龙椅旁边的一排。

    没有人在看他,容贵妃在和三皇子小声说着些什么。太子和皇后虽然不是最终得利人,也多多少少有些得色。剩下几个嫔妃要么低头要么和自己的孩子说些什么。

    ——这就是大宁,这就是打败了北齐的大宁统治者。

    他在心中冷冷想道,下一刻,少年的目光撞进一双猫儿瞳中。

    皇位右侧,容贵妃和三皇子的旁边,庄薇单手支着头垂眼看他,唇瓣沃红乌发长泻,宽大的袖袍层层叠叠堆在小桌上又垂下在腿边。

    她没笑,像是不懂又像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只是平静冷淡地看着他,面上没有露出能够让他分析情绪的表情。

    耶律锋来之前记过大宁的皇室人员,知道那位美貌的妇人是秦久义的亲妹妹容贵妃,身边就是她很可能继承皇位的儿子庄麒盛。

    所以正在看着他的,就是长公主庄薇。

    一个只在北齐资料上用短短五个字记录下的小姑娘而已,一个因为秦家才能有位置的公主。

    但这一刻,耶律锋心中就像被抓了一下一样。

    动物总会有些天生的本能,比如说狼在看到兔子时知道这是能够果腹的食物,而当看见鹰的时候就会远离。天空上的那只鸟和它一样,都是顶级掠食者,真打一架,谁死谁活可不一定。

    耶律锋还不是很能分辨在看见庄薇的第一眼他的本能到底在警告些什么,但下意识记住了这张脸。

    他垂下头,在大宁的皇帝面前装作很恭顺的样子,开始回答老皇帝看似关心实则嘲讽的问话,而上方的庄薇也收回了目光。

    她在心中啧了声,来了只快长成的狼崽子。

    原书中耶律锋在大宁当了一年的质子,和皇子住在一起,过得很不好。所有人都拿他当个玩意看,但实际上,人家九殿下不声不响地打探着北齐和秦久义的情报。最后跑的时候偷走了大宁的重要情报。

    然后,大败秦家军。连收大宁十九座城,将秦久义逼死在渝州。

    瞧瞧,什么叫做帝王,什么叫做卧薪尝胆十年一剑?就耶律锋这个心性,三皇子和太子拍马都赶不上。

    难怪大宁灭国,但凡她身边有个能靠得上的,她也不用和温止你死我活。

    容贵妃听三皇子仔细说了说最近皇帝给他的好差事,心中正得意,就看到庄薇给自己倒了杯春日酿。

    “薇儿怎么今天喝酒了?你平时都不沾这些的。”

    庄薇不喜欢喝酒,顶多吃点酒酿。主要是上辈子还在打拼的时候出了太多的酒局,以至于等到她可以自由选择喝不喝酒以后胃已经不好了。所以这辈子滴酒不沾,更别说春日酿这样的烈酒了。

    浅青色的酒液在白瓷杯中转了两圈,慢慢停下来。庄薇侧目浅笑看着容贵妃,上方烛灯跳动的火光在她的瞳仁中落下一点光。

    “今天高兴呀,舅舅守住了国门,北齐议和,百姓免于战乱,山河未乱。这样的盛世之景上一次还是在高祖爷爷时,可见父皇治国有道雄才大略,真是大宁之兴。”

    她声音带笑,仿佛说得真心实意。皇帝果然听到了。

    他早就想听这些奉承了,但现在耶律锋在,大宁的臣子总得表现出一点大国的风范,要是真夸了,显得故意嘲讽。皇帝一口气憋在心中,被庄薇一捧全身舒坦。

    他朗声一笑,低头看着自己这个女儿,“薇儿可不能这么说,父皇可比不上高祖爷。”

    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拿起酒杯,居然先示意了庄薇,然后才站起来,环顾臣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吾皇万岁,大宁万年”的声浪从前殿铺到殿外。

    庄薇仰头饮尽杯中酒液,今天上的春日宴埋了十年,烈到入口的一瞬间就烧了起来,眼前都模糊了一瞬。

    她抬头和老皇帝笑着说了好几句,直把老皇帝捧得飘飘然,酒喝了好几杯,直说容贵妃将庄薇教得好。

    外面乐声不停,秦久义被召上来在帝位边也不知道说着什么。庄薇没兴趣听,更没兴趣猜,一个人将桌上的一壶酒都喝完了。

    宴会整整持续了三个时辰,庄薇回去时差点撞在柱子上。

    她弄错了一点,自己以前的好酒量一方面依仗身体素质一方面靠酒本身就那点后劲。但春日宴不同,后劲大得直接将她所有的理智都放倒了。

    到最后,林允卿看到的就是一个直愣愣站在麟德殿外仰头看月亮的傻狐狸。

    翠珠匆匆上前,“公主,你怎么走得那么快?今晚风大,别在这里站着了,咱们赶紧回宫吧。”

    庄薇反应了一下,才转头看她。

    翠珠看出她是喝醉了,心下叹了口气,放慢语速哄着,“咱们,回去吧。”

    “……不回去,我要在这里看月亮。”庄薇说道,“……林允卿呢?”

    她声音清晰,听不太出是不是醉了。但翠珠确定,如果长公主清醒,肯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林允卿沉默地走上前。

    “你和我一起吧公主扶到车上。”翠珠说着就要上手,谁知道庄薇竟在此时朝林允卿那边走了一步,正好躲开了她的搀扶。

    庄薇就像是个小流氓一样揽着林大美人的肩,半靠在人家身上抬手指着天上,“好不好看?”

    和醉鬼是没有什么话好说的,林允卿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他压下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轻轻点了一下头,顺着庄薇的话回,“好看。”

    “……那就多看两眼,说不定以后就看不到了。”

    庄薇冷不防地说。

    就像是有人将一块冰扔进了热水中,林允卿下意识低头,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庄薇的表情,她说这话的表情很淡,黑瞳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天上。

    旁边的翠珠赶紧上来劝,“公主您说什么呢?您怎么也得活一百年,还有七十多年的日子,有得是月亮看。”

    但庄薇摇了下头,收手搭在了林允卿的肩上,环着他的脖颈将自己埋进了他怀里。就像是一只没安全感的小狐狸,尾巴耳朵都耷拉着。

    酒气混着她身上说不清种类的香气浮动在林允卿的鼻尖,他蹙眉按在她背后,想要将人推开,但在翠珠面前又不能做出这样逾矩的举动。

    他隐隐感觉到喝醉以后的庄薇有些不对劲,就好像是平时隐藏在她浅笑之下的某种东西怯怯地露出了一点点边缘,柔软又脆弱。

    一下一下地戳在他心口上,有种难言的酸涩。

    他听见庄薇模模糊糊地说着什么,但太轻了,简直像是小猫在哼一样。

    “公主,您说什么?”林允卿问道,他想要借这个机会将庄薇推开,但下一刻,按在人肩膀上的手指就是一顿。

    ——他听见了庄薇的哭声。

    他们两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庄薇被冻得瑟瑟发抖唇色苍白也没有露出半分怯弱,还能笑着给他挖坑。后来在竺华殿中,这人用匕首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到现在还没好透。

    但现在,庄薇趴在他怀里哭。

    浓密的眼睫全部浸湿,小心翼翼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太多声音,但脸上湿了一大片。

    林允卿全身绷紧,仿佛他才是惹哭庄薇的人。

    翠珠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在旁边等,“你,你哄哄公主啊快点。”

    她也是随口说的,谁知道一个醉鬼能不能听懂别人哄了什么。而林允卿又像是个没长嘴的废物,说话还不如不说。

    翠珠这话出口就后悔了。

    刚想提其他要求就看见林允卿在月光下明显通红的耳朵轻轻动了一下,然后他就这么低下头,不熟练地用蜷缩起来的手在庄薇背后顺了两下,“别哭了,我带你回去。”

    此时月光皎洁,将朱红色高墙间的影子拖长,也照着这皇城中波涛汹涌风云诡谲。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