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本宫觉着这只珠钗很像浆果,和衣裙上的绣样很般配。你觉得呐?”

    庄薇一手捏着只金钗,内务府挑东西的眼光堪称毒辣,容贵妃给她选的衣裙是明艳嚣张的偏红的橘色,他们就给庄薇选了一堆样式喜庆的头饰。

    像是庄薇手上这只,就用金子打出枝条的形状,又镶了一团一团的红珊瑚珠子。又漂亮寓意又好,内务府巴结秦家的心是真的。

    “奴婢觉得好看。”林允卿慢悠悠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庄薇抬眼从镜中看了眼后面低着头温顺乖巧的大美人。

    她随手挑了根金质蝴蝶簪子问道,“这只怎么样?银的会不会素一点。”

    林允卿:“不会。”

    庄薇:……

    姑娘你胆子挺大,本宫问话敢不看我?

    庄·恶毒女配剧本手持者·薇:“你往前走两步。”

    ……

    林允卿向前移动了一点点。

    下一刻,庄薇果断转身捏住了他的下巴。

    脖颈本身就是命门,林允卿作为习武之人在庄薇伸手的一瞬间身体紧绷,差一点点就要拧断那只纤细的手腕,好在他忍住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差点断手的庄薇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允卿一脸红晕,目光在触到庄薇的一瞬间,就移到了别处。

    庄薇:?

    “你发烧了?”庄薇挑眉,“伤口感染?”

    虽然林允卿的背景和进宫手段都不干净,但庄薇也不可能虐待一个女孩子。

    庄薇用手背贴了下林允卿的脸,明显感受到面前的人颤动了一下。

    林允卿狠狠闭上了眼睛,庄薇不靠近还好,之前他看到的只是后背,现在少女大片的锁骨连着一小片不能露出来的皮肤全都在眼前。

    庄薇看他原本只是脸颊和耳垂有红色,现在连下巴都染上了一点点粉。

    她就算是个理科生也该明白这不是发烧该有的症状。

    长公主松开了手,闲闲朝后靠去,“林司仪——脸皮还挺薄。”

    她看见林允卿薄薄一层雪白皮肤下,青筋微微有些凸起,羞窘到了极致。这人刚才就劝过自己,只是庄薇觉得他在装模作样而已。

    现在看来,林允卿是真的觉得她有辱斯文。

    ……

    兔子一样。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长公主心中插上了一个兔子头的林允卿听到面前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大袖衫的下摆在他脚尖前的地面上一扫而过,庄薇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抬头吧。送你进来的人怎么也该教你点东西吧,不然你要是万一被选上了,怎么侍寝啊?”

    林允卿的目光微微一顿,庄薇还在试探他。

    “……公主。”

    庄薇“嗯?”了一声。

    她脸上没什么笑意,黑瞳在桌上的珠钗上搜寻,就像是对林允卿要说的一点都不在意。

    但在身侧片刻无声后,庄薇还是漫不经心地将目光落到了林允卿脸上。

    同一时间,林允卿缓缓开口,“如果奴婢说,自己进宫仅仅是因为替林环小姐,您会放奴婢出宫吗?”

    庄薇这两天一直在逼他,她在用现状告诉林允卿,你没办法出宫,没办法联系林家,你所有的后台都没有了用处,除了照实交代没有其他选择。

    而就算林允卿不说也没有关系,她总有一天能查出来。

    就算查不出来也无妨,反正林允卿哪都别想去。

    林允卿大概能感受到自己是卷进了什么皇族斗争当中,但他确实和庄薇感兴趣的事情无关。

    空气安静了一两息。

    庄薇突然笑了,她轻易地摇了摇头,“不会。”

    林允卿有一瞬间是真的想要杀了庄薇。

    他就像是一只被逼到最角落的猫科动物,已经很努力地示弱了,但还是有人要用刀尖逼他露出腹部一样。

    而此时,庄薇身后那一排细长的珠钗,无论哪一只都能穿透她的喉咙。

    “但是——”庄薇坐下,牵住了他的手,顺便和自己的比了比,“如果这一个月什么都没有发生,本宫倒是可以相信你的无辜。到时候再放你出宫不迟。”

    “诶你这儿怎么这么多茧啊?剑?戟?还是弓?”

    林允卿:……

    庄薇:“你练过武把,骨节好硬,比本宫大一圈,有时间也教教本宫。”

    刚才带着恨意和杀意的气氛荡然无存,庄薇抬头晃晃林允卿的手,示意他说话。

    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事情在她这里都像是放风筝,松紧随意。

    林允卿知道自己现在也只能等庄薇的一个月,心下有些气闷的同时,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好像是他看到了一只嘤嘤叫唤的奶狐狸,却在伸手抱的下一刻被狠狠咬了一口。而这只奶狐狸咬完人还要晃尾巴,也不知道是讨好还是示威。

    正在这时,等在外面的红芪走进来,“公主,御膳房送了早膳,您要尝尝吗?”

    照规矩没宫都是要等御膳房送吃食的,但这么多年下来,基本能负担的起的宫中都有自己的小灶。

    包括庄薇。

    她母妃可是容贵妃。

    只是今天林允卿刚来,还受了伤,下面人只顾着给她弄药了,就没有做他那一份的早膳。

    庄薇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身边这人连口热饭都没有吃上,就被她威胁了一通。狼心狗肺的长公主突然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低头咳了一声。

    “传吧。”

    说着牵起林允卿的手,准备拉人出去吃饭。谁知她才拉住,林允卿就收回了手,“还请公主注意尊卑有别,奴婢当不起。”

    庄薇:……

    她现在真有一种自己是个强迫坚定小白花女主堕落的狗皇帝的错觉,林允卿未免也太端庄了吧。

    “本宫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硬的骨头。”庄薇又气又好笑,“你主子怎么有胆子将你送进宫的?”

    好在庄薇不是某些有特殊爱好的狗东西,还是放林允卿出去了。

    掀开帘子时翠珠明显朝她这里看了一眼,在确定庄薇无碍后才恭顺地垂眼看向桌上。

    “公主,今儿御膳房送的是珍珠米小团子、小笼包和银耳红枣羹,知道您快到日子了,还多加了一盏蜂蜜燕窝。”

    虽然御膳房送来的这些东西,庄薇一个人吃不完可以赏给下人。但庄薇总觉得这样怪怪的,更何况她宫中人不多,想吃什么小灶的东西不比御膳房的差,还新鲜,所以总让那边少送一些。

    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让林允卿做自己身边。

    翠珠走上前微微弯腰,轻声,“公主,刚才刘公公身边跟了一个面生的黑皮小太监,奴婢没见过,应是有人塞进来的。”

    “眼睛不太老实,一进院子就到处乱看。”

    一般来说,往御膳房安小太监的都是宫妃,方便盯皇帝的吃食,好早做准备争宠。最近新人进来,御膳房的大太监身边多几个人也没什么。

    所以庄薇并未在意,手上转着蜂蜜燕窝的碗盖,“我又不是嫔妃,和宫中这些人没有利益冲突,估计没人会在我身上下功夫。”

    翠珠一点头,“是。”

    庄薇:“你也坐下来吃点。”

    说着却将自己面前的蜂蜜燕窝推给林允卿。

    “本宫给林司仪赔罪,卿卿别为刚才的事生气了呀。”

    燕窝可是珍惜东西,更何况她手中这盏还是新上供来的。庄薇的月事快到了,御膳房上赶着讨好提前快七天就送来了补品。

    翠珠一抿唇,抬头和红芪对了个眼神。

    大宫女,非常不高兴。

    庄薇大方,好东西还多,分出去是常有的事情。但她更明白分寸,该给什么给到什么程度,长公主心中有尺子。

    所以燕窝,庄薇只给过翠珠和红芪。

    十多年,从来没有第三个人!

    而且看起来,林允卿还没有谢恩的意思。

    林家到底是什么破落的小门小户,就教出来这么个女儿?

    林允卿的鼻骨很好看,特别是在他敛眸低下头的时候。但每到这时候,也代表着他要说一些庄薇不喜欢的话了。

    比如说——“奴婢不敢。”

    庄薇笑眯眯,“那本宫找人给你灌下去?”

    ……

    恶毒女配就恶毒女配呗,至少在威胁人这方面,庄薇自认做得挺好。

    而此时,刘公公正带人回去。跟在他身边就没说过话的小太监突然开口,“公公,长公主真的不喜欢银耳红枣羹吗?”

    他声音和人一样不好听,刘公公闻言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将人往前拽了两步,“那位不是不喝,而是人家有小灶,我们送去的时候早吃饱了。只会喝个燕窝。”

    刘公公还在絮絮叨叨地骂他不懂规矩,但小太监已经垂下了眼。

    那就够了。

    此时离皇帝大宴群臣只剩下一天的时间。

    翠珠端着一只木盒走进来。

    “公主,太子差人送来了一块玉佩,说是您看了就知道。”她有些狐疑地扫过盒子中的双鱼佩,抬头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庄薇站在书桌前,弯腰捂着小腹,满脸冷汗,脸色惨白。

    “公主?!”

    翠珠大惊失色,将盒子一放就匆匆上前扶她,“来人!”

    红芪几乎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就朝里赶来,但有另外一个人比她更快。

    庄薇勉强抬眼,看见林允卿微微抿着唇,“死不了,但大概是中毒了。”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