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庄薇躺在床上,第十二次问自己为什么非要跳荷花池,明明她可以随便拉个侍卫解决一下生理冲动的。

    她烧得都快看不清头顶上的帐子了。

    狗东西温止,迟早有一天她得让那个玩意去西北种高粱。

    “……公主……公主,公主您醒醒……”

    庄薇恍惚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有人在叫自己。她勉强睁开眼睛朝旁边看去,翠珠神情担忧地看着她,。

    “公主,您还难受吗?这可怎么办啊,奴婢试您的额头还是很烫,要让太医再来一次吗?”

    “没死,不用。”庄薇侧着撑起身,“说吧,红芪去哪了?”

    这边一个宫女都没有留下,但即使这样,翠珠还是靠近了弯下身以后才小声交代,“公主,红芪没走,她被人迷晕后丢在南御花园梅林的假山石后面,离您去的鸳鸯亭就差了两步路。”

    “刚才醒,已经在偏殿哭了。您看——”

    ……

    庄薇捂住因为起身眩晕的头。

    红芪是容贵妃派给庄薇的,是秦家的家生子,从小就在她身边待着。而翠珠则是庄薇七岁时,自己选的。一般人大概都觉得庄薇更看重红芪,但事实上,翠珠才是庄薇真正信任的。

    红芪虽然忠心,但那姑娘有着这个世界丫鬟不能避免的软弱和浅薄。

    反观翠珠,庄薇从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从这个女孩子身上看到了一种和自己类似的理智。

    比如说现在,庄薇就能从翠珠短短两句话中分析出她对红芪的怀疑。

    迷药在宫中属于禁药,并且这个时代的药粉效力并没有小说中描写的那么神奇,就像温止给庄薇下的春|药冰水中泡一遍就好,红芪也大概率不会在第一时间被迷晕,肯定能挣扎发出求救。

    更何况温止是外臣,要是想在宫中找一个能帮他做这种事的宫女太监,属实艰难。

    所以翠珠有理由怀疑,红芪是装晕将庄薇置于险境的。

    她看着庄薇,面容平平无奇,却因为一双下三白的黑瞳带上了一份冷漠。只要庄薇说一声,明天红芪这个人就会死得悄无声息。

    “……别紧张,红芪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庄薇苍白的唇角敲了下,从旁边拿起冷茶一饮而尽才让混沌的大脑清醒了一点,“她不是被迷晕的,是被打晕的,温止身边有个叫温三的高手。”

    庄薇说的就是那个跟在温止身边的黑衣侍从,原书对他的描写不多,就算是吃透了剧情的庄薇,也只能从他身上找到一个武功高强的标签。

    也不知道好好的权谋宫斗中,怎么就掺进了这么个武侠小说才有的配角。

    温三从来不会离开温止太久,所以原书中救了温止好几次。她当时看见温止一个人来见自己的时候就该想到这点的,只是当时太过紧张,忽略了。

    翠珠对她的话向来是没有异议的,既然庄薇相信红芪,她便开始汇报其他的事情。

    “奴婢刚交代了黄门侍郎,他已经去问这两天出宫的人了,现消息还没送回来。但是公主,奴婢听他说了另外一件事。”

    庄薇偏了下头。

    “温长史三天前就去过东宫。”

    !

    庄薇蹙眉看向翠珠,从宫女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带着点疑惑的神情。

    这倒是庄薇没想到的,原书视角主要在林浅溪身上,所以关于温止的一切并不连续。根据剧情,温止是昨天才到的京都,和林浅溪在布庄见面后,偶遇太子。

    太子在温止离京之前就对温止的才华佩服许久,两人一见如故……

    不对!

    庄薇只觉一股冷意顺着脊椎窜上来,她下意识扶了下翠珠。

    最近皇帝愈发喜怒无常,三皇子和太子之争愈发尖锐,在秦久义回京,皇帝大选妃子的档口,太子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街上闲逛,甚至刚好碰见温止?

    至于倾慕温止的才华更是无稽之谈,温止目前的官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长史而已,温父虽然身为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但因为本朝刑部负责复核大理寺上呈的案卷,所以真正掌握全国案情审理的其实是刑部。

    所以温父在太子党内,并不出众。

    连他的父亲都没有被太子放在心上,温止凭什么让太子在多年后还清楚记得。

    书中这么写,很可能是因为林浅溪看到的,是温止和她偶遇后,与太子相见。

    结合今天太子为了温止居然帮忙将她约去鸳鸯亭,这两人中间,很可能因为某些利益紧紧绑在一起。

    甚至是太子有求于温止。

    温止很可能早就回到京都了,避开别人耳目的同时,将一些敏感的事情处理妥当。

    而他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可能非常重要,重要到太子不惜得罪三皇子得罪秦家让皇帝以为他和三皇子联手,都一定要把自己嫁给温止,就为了让温止留在皇城。

    他们两个之间的利益交换远远超过原书中所描述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温止都起兵造反了,太子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帮着诓骗皇帝。因为他就是从来没有觉得温止会背叛他——

    !

    在想通这一切的下一刻,庄薇就脱力般朝后仰去,大脑负荷过多,眩晕感一阵一阵袭来。

    “公主!”翠珠失声。

    “没事。”庄薇拍拍她的肩膀,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

    “本宫可不敢现在就有事。”

    翠珠不说话手下却将庄薇往床上轻轻按了一下,示意她躺着,被庄薇拦住。

    她还得问问那个储秀宫的大美人呢。

    “林环呢?”庄薇语调轻快起来,“真有这么个人吗?”

    翠珠有些疑惑地看了眼庄薇,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高兴了起来,“是有这么个人。林右相的继妻育有两个孩子,儿子仍然在考取功名,剩下的一个就是如今送进来的林环。”

    “奴婢去问司礼太监时,他一翻就翻到了。不过听说这位林小姐的脾气不太好,容貌也算不上出众,中上而已。听着不会是皇上喜欢的。

    倒是兵部侍郎的小女儿样貌出众,性子活泼,文武皆有涉猎。母家又不碍眼,说不定会被选中。”

    翠珠大概以为庄薇要着手在后宫培养自己的势力了,却没想到庄薇听完的神情有些古怪。

    “脾气差,长相一般?”长公主挑眉重复了一遍。

    翠珠虽然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这可和那位把她从荷花池捞起来的大美人一点都不相符。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林环本人没有必要对自己撒谎,右相的女儿也不可能认不出她。

    所以那个人,到底是谁?

    庄薇就很羡慕那些能在事态一团乱麻的时候,还说出“越来越有意思”这种混账话的男主。像是她,就只觉得头疼。

    思索片刻后,庄薇还是放弃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现在是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高热让长公主的思维完全混成一团,翠珠指着旁边的柱子告诉她皇上来了,她都能下床磕个头。

    “我今天穿回来的那件袄子洗干净,再找两套头面,素一点,要镶玉的,给我包起来。”庄薇翻身把自己藏进温暖的被衾中,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睛,像是一只缩在巢穴中过冬的狐狸,声音也含含糊糊的,“然后……”

    “明天多带点人,说不定得打起来。”

    要是储秀宫的“林环”真是温止的人,凭她的容貌成为嫔妃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就算林右相会引起皇帝猜忌也没用。

    甚至,为了防止外戚掌权,皇帝还不会给她太高的分位和省亲的机会,这样“林环”的身份就能藏得严严实实。

    那么,她很可能会成为温止手上一把锋利的刀。

    ……明天试试吧,实在不行的话,这宫中只能再多一具尸体了。

    睡着之前最后出现在庄薇脑中的是谢允卿浅粉的脸颊,衬着左眼下的鲜红小痣,海棠花一样。

    不对,海棠花有点艳了,那人的眼睛又淡又干净,倒挺像是,没长大的小雪狼?

    窗外弯月高悬,月光流水一般泻下,落在京都小巷的石板路上,泛出淡淡的微光。

    此时已经宵禁了街道上除了他和温三再没有一个人。

    温止在某一扇毫不起眼的木门前停下,抬手扣了两下,停顿一息后,再次扣了五下。

    门的另外一边仿佛一直有人等待,在温止收手的下一刻就吱呀一声拉开了木门。年纪并不小的男子白净无须,举着一盏昏暗的烛灯,见到温止微微笑了一下。

    “温大人。”

    “吴公公。”温止提起袍角,走了进去,动作微不可查地一僵。

    吴公公当然没发现,压低声音引着路,“殿下已经在里面等您了,等了好久呢,温大人快去吧。”

    温止颔首,两步走进屋中。太子庄麒明果然已经坐在桌边,见到他进来微微一笑,起身迎接。

    “微臣温止,见过太子。殿下万福。”

    他面前的男子较温止稍微矮了一些,倒也温文尔雅。

    “我们两人之间就不用那么客套了。”太子连忙上前扶他起来,“温弟今天可见到了我那个妹妹?虽然秦家——放肆了些,容贵妃和母妃也常有冲突,但薇儿是孤看着长大的。

    性格温良贤淑,容貌比之容贵妃都未差几分,也不算委屈你。”

    ……

    温止浅笑点头,放在腿上的手指却缓缓收紧。

    跪了整整七个多小时,两条腿连弯曲都有些困难。温良贤淑四个字他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温止垂了下眼,自己被迫抬头看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那个时候,庄薇站在他面前,唇角勾勾翘翘,像是某种柔软又狡猾的小动物,但笑意却未达眼底,冷得像是一片黑色的冰。

    温止确定他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杀意。

    庄薇是想要杀了他的。

    ……

    身边太子将茶盏推过来,“温止,江南现在怎么样了?”

    温止的眼睫眨动了一下,仿佛是将某人的身影从眼中去掉一样。

    “回殿下,王恒志找到了。”

    身边的太子神情陡然欣喜,但温止紧接着吐出下一句话。

    “但臣的人找到他时,已经死了。”

    “死了?!”

    “是,死透了。”

    夜色下的谋划从古到今从未停止过,只是在于参与的人不同而已。无论今晚有多少人夜不能寐,竺华殿的长公主都好好地睡了个踏实觉。

    并且成功地退烧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经历坐在梳妆镜前,指挥着翠珠和红芪往自己头上插东西。

    “不要玉簪子,给我拿那两只镶宝的蝴蝶钗,再把我的东珠步摇拿出来。”庄薇在铜镜里看着红芪,将人指使得团团转,“下面是不是我的翡翠扣子?拿出来,今天全插上。”

    红芪:……?

    她小心地看了眼翠珠,虽然不清楚昨天公主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红芪还是心中打鼓,生怕现在庄薇是为了为难她,惩罚她昨天的失职。

    毕竟除了祭天和皇帝容贵妃的生辰,庄薇向来是能不插东西就不插东西。一头及腰的长头发已经够重了,没事插半斤一斤的朱钗在头上,不到三十她就得得颈椎病。

    “拿过来吧。”翠珠吩咐。

    反正庄薇说什么她听什么,沉默又忠诚。

    庄薇当然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为难红芪,她打扮的唯一原因是,要让储秀宫的那个好好认认自己的身份。

    真的,穿书这十六年,长公主第一次受这么大的委屈。

    居然有人不认识我?

    居然有人冷淡的让我从她身边离开?

    气死了。

    幼稚起来的长公主年龄可能只有三岁。

    一个时辰之后,庄薇用自己细弱的脖子撑着一头金钗珠宝,硬生生梗着走到了储秀宫。

    “我看起来怎么样?”庄薇拽了拽身边的翠珠,稍微扯了下红芪,用余光撇她。

    红芪肯定地一点头,“公主倾城之貌,仙子见了您,都要羡慕呢。”

    庄薇其实非常适合这样盛装打扮,这人仿佛就是天生配得上世间一切昂贵的华美事物,半分不会被它们比下去。

    庄薇满意地拍了拍她,抬脚跨过门槛,朝里走去。

    只一步,长公主心下就有了思量。

    ——储秀宫中,应该是发生了点什么。

    不然他们这么大的阵仗不会没人迎接围观的。

    正这时,里面传来一声呵斥,“你还敢顶嘴,这难道不是你偷的?!”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