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推荐阅读:我在男寝兼职宿管的日子悲惨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恶龙崽崽决定抢走公主我继承了餐馆[娱乐圈]男团队长太难当光明圣女穿成合欢宗弟子这只丧尸好像不一样让黑茶他飘一会儿年代文炮灰重生了渣女虐男文学

    窗外冬雪未化,月挂半空,整个皇宫安安静静。

    庄薇站在窗边,宫中只留了她身边的这十几盏烛灯,晃晃悠悠,眼看就要灭了。

    片刻之后,竺华殿里响起了一声叹息。

    宁朝到现在已经延续了两百多年,按照历史的一般规律,这个阶段的皇帝除非自己特别上进,不然盛世之下无功无过已经算好的了。

    当今天子昭帝就是如此,好淫奢恶朝政,身体也不太行,四十多岁底下只有三个皇子两个个公主,比起前面几代算少。

    而庄薇,就是当朝的长公主。

    那些复杂的礼仪庄薇用了十六年都没太弄懂,但可以确定的是,她这个长公主的名头,完全来源于正在往皇都赶的舅舅身上。

    宁朝大将军秦久义。

    大宁占据了最好的土地,周围当然是虎狼环视。这两年的冬季一年比一年难熬,外族要么饿死,要么来大宁强抢。

    好在秦家上下全是虎将,才能护大宁无忧。

    但很明显,秦家这个势力是不能做皇后的。当初皇帝为了制衡,让左相的嫡女做了如今的皇后,而庄薇的母亲,则成了皇贵妃。

    为了补偿,三皇子和庄薇一生下来就有宫殿和封号,没受一点亏待。

    但是——这荣华富贵享不了多久了。

    庄薇长长地叹了口气,停了两秒又叹了一口气,直把外面守着的两个宫女叹得心惊肉跳。

    “公主……”

    庄薇恹恹地回头看她们。

    她长相偏艳,乌发雪肤眼形微微上挑,唇珠饱满沃红,骨像甚至带了点锋利。这两代的世家文人讲究“矜贵”二字,到了庄薇身上,就是完全的贵气。

    她这种气势长相,稍微冷下脸就有种嚣张尖锐的冷。

    但好在,庄薇爱笑。

    她扯了扯嘴角,挑出一个懒洋洋的笑来,“小翠啊。”

    本就形状漂亮的眼睛微微弯起,像极了哼哼唧唧的红狐狸。

    被叫到的绿衣宫女上前两步,躬身看着她等吩咐。

    如果再早十年,庄薇大概会让她坐下来慢慢聊。但这些年她也吃够了教训,要是想要这些小宫女平安无事,最好的办法还是按规则行事。

    毕竟她只是个公主。

    庄薇转头看天,声音带着不着调的笑意,“本宫夜观星象,觉得有灾啊。

    而且还是向着我来的。”

    !

    翠珠脸色一变,“公主您别乱想啊,如今太平盛世,圣上龙体安康,贵妃娘娘正盼着秦将军回朝。怕是皇后也没有您来得自在,怎么会有……”

    她说不下去,生怕招了晦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那可不一定,你看这两颗星星位置不对,怎么看都是朝着本宫来的。”

    庄薇笑,葱根一般的手指指着月亮旁边的几颗星星。她就像是在说胡话,把后面两个小宫女吓得够呛。

    特别是这个朝代的人信鬼神,翠珠和红芪对视一眼,生怕庄薇被什么脏东西上身了。要不然怎么今天在窗口看了一整天的云。

    “公主,”红芪小心开口,“要不奴婢去请长垣法师?”

    庄薇:……

    行吧,这姑娘觉得她有病。

    但封建王朝就这点好,她不用解释,只往后一靠,挥手示意两人退下也懒得解释。

    她又不是国师,怎么可能懂星象。但庄薇知道的未来,却不知道比那些神棍精确多少。

    毕竟这个世界只是一本书而已。

    非常可惜,庄薇是其中的恶毒女配——

    之一。

    她揉了揉眉心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间隔十六年,她连自己是怎么死得都有点记不住了,但《娇宠》这本书的剧情却因为一遍一遍的回顾,在脑中愈发清晰。

    不出意外的话,庄薇会在三个月后拥有自己的驸马,她从小定了娃娃亲的小竹马,也就是本书的男主温止。

    大理寺卿之子,目前在刑部当侍郎的天之骄子。一个表面上斯文俊雅,实际偏执暴戾的男主,古言最喜欢的配置。

    而女主林浅溪是右相家的嫡女,漂亮病弱,最重要的是她小的时候给过男主温暖。

    不巧,大理寺卿一直是太子一脉,而右相则是庄薇她哥三皇子的党羽。

    他们两个的身份配置就注定温止不可能娶林浅溪为妻,所以,完全没有三观的男主干了件不当人的事。

    他会在秦久义得胜归来的时候求娶庄薇。

    庄薇蘸着茶水在桌上画月份,按照书里的时间,大宁最多还有一年多的好日子。朝堂欺上瞒下,各地贪污腐败,隐患早就已经埋下了。

    温止今年二十三,在他考取功名下方到渝州当知州的那两年,已经将大宁的很多腌臜事情给摸透了。

    这人就像是一条鳄鱼一样潜在水下,不声不响地等待机会。

    待到一年半以后的盛夏,江南遭遇百年难有的水灾,各地官员不作为。皇帝原本将这件事交给太子和她的哥哥三皇子,但两党为皇位争夺不休,国库全被挖空,皇帝还一无所知。

    水患半分未缓,数万难民横死在路上,最终爆发起义。

    而那时,温止会请命江南,待年关才归。

    表面上,他是完美地处理好了起义和当地的水灾。但事实上,温止是和起义军谈了合作,利用手中的文书,直接带兵八万北上。

    等到皇都反应过来,都已经是兵临城下的时候了。

    然后……

    庄薇的手指在茶碗上敲了敲。

    她就被休了,后来还被拉去祭了旗。想她也是堂堂一朝长公主,最后居然连个像样的墓都没有,扔在城门口就这么烂在地里了。

    温止应该是报复女配在这几年欺负林浅溪的事情,但仔细想想庄薇作为正妻,天天看个女人在自家门口悲戚垂泪也该感到晦气。

    但男主才不管这么多,和疯批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

    温止几乎是将所有细节都做到了极致,他先是用起义军打下皇都,再利用自己种在官员中的网拿到禁军,转头就把起义军头子给杀了。

    从此大宁不复存在,温氏王朝刚刚开始,他的登基大典会和林浅溪的封后大典一起举行。

    该怎么形容庄薇在其中的作用呢?她就像是一块跳板,保证男主在式微时获得皇室的信任和权利,还能占着他正妻的位置保证男主身边干干净净,在未来不会让女主受委屈。

    而等到男主得势以后,她连死都死的干净,前朝的公主,甚至没人敢用她这个前妻给女主添堵。

    温止确实挺可以。

    庄薇捏着茶碗在檀木桌上敲,一下一下,仿佛她慢慢平复下来的心跳。

    其实庄薇也不是没想过破坏一下男女主之间的感情,让自己不会那么惨。但老天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

    庄薇是实实在在的胎穿,温止比她大七岁,而女主林浅溪去给他送温暖的时候,刚好是温止水痘,被父母嫌弃送到城外庄子里的那段时间。

    非常不幸,温止那年七岁整,林浅溪六岁半。而庄薇,她刚刚出生。

    男女主情感地基缓慢建立的那三年里,庄薇在皇宫呜呜呜哇哇哇。婴儿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大脑,让她连前世的记忆都没想起来。

    天知道等庄薇五岁那年,意识到自己在书里,还是个恶毒女配的时候,有多崩溃。

    怎么就是这种最难缠的疯批呢,要是那种只会红眼睛大喊大叫的智障该多好。

    庄薇起身,随手把外衣一拖挂到架子上,整个人就朝床倒去。

    衾被柔软细腻,庄薇用脸侧蹭了蹭,目光淡淡地看着床边的一豆灯火。

    首先,嫁温止是不可能嫁的,如果男主懂点事能好好谈的话,一切都好说。但庄薇估计不太可能。

    无论是她长公主的身份,还是皇贵妃所代表的秦家,甚至是三皇子,都能给温止带来无数好处。

    温止母亲难产去世,他的父亲大理寺卿和后母不可能给温止什么助益,这人在地方的那几年,就将目光盯在了皇位上。从头梳理之下,他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决定要用庄薇做跳板的。

    毕竟温止母亲还在时,凭着和皇贵妃的手帕交,替他和庄薇定下的娃娃亲是温止目前唯一能依仗的。

    要自己是温止,肯定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心绪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喉咙口,随着每一次的吞咽让她疼痛难忍。

    庄薇自认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只限于她心情好的时候。

    如果有谁一定要身后让她不舒服,那她就要举刀了。

    ……

    真是烦死了。

    庄薇无奈地拍了两下床,人家公主都能左拥右抱,怎么就她还得为王朝延续费心。

    我也好想枕在大美人的胸上呜呜呜,要那种脾气好知书达理温婉贤惠,胸肌一手捏不下还有腹肌的大美人。

    要是能亲一下脸红,摸一下颤两颤就更好了。

    还有比隐忍温顺更香的吗?

    同一时间,林府中也没有那么好过。

    大宁皇都一片沉寂,秦将军得胜归来,蛮族至少半年内不会再来犯,时间天大的好事。

    所以,皇帝决定选秀。

    其他家里怎么样和右相无关,但如今,林府是一点不太平。

    林浅溪从林老太太的院前走过,脚步微微一顿,只听里面细细的哭声不绝,不知道的还以为林家出了什么白事。

    跟在她身后的丫鬟见小姐停下来,上前解释,“宫里要选妃,夫人和小姐们正在哭呢。”

    皇帝已经五十多了,这些年酒池肉林骄奢淫逸,身体早就已经垮了。不仅快十年没有出皇子公主,据说连用都用不起来了。

    他还要还天天防着皇子夺权,臣子结党。久而久之偏执阴狠,一点不顺心就能对宫妃打骂乃至上刑,如今入宫和入狱也没什么两样了。

    好在林浅溪已经二十二了,不属于选秀的年纪之内。

    她垂眼“嗯”了一声,“走吧,也不管我们的事。”

    旁边的侍女幸灾乐祸,“里面那两个不是经常笑话小姐嫁不出去吗?现在她们倒是能嫁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宫里会过上什么好日子。”

    林浅溪尚且还无忧,房间里面的林夫人和两个女儿已经快要哭到昏厥了。

    右相站在自己母亲身边,面沉如水,一个字都不说。

    林老太太搂着两个孙女,也是呜呜直哭,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夫人拍桌子,“浅溪怎么不能去!买通宫里面的太监,让他看着点,第一轮刷下来就好了……呜呜呜你……还是不是你女儿了!”

    右相压着烦躁,低声,“皇上这两年最忌讳臣子欺瞒,朝中有多少人盯着我们家,你能想到的我想不到吗?!要是被摸出骨龄,这就是欺君,你……唉!”

    “祖母!环儿不想去……祖母呜呜呜……”

    林老太太跟着抹眼泪,皱纹都深了一点,“那些嬷嬷都能摸出骨龄来,这瞒也瞒不住。”

    ……

    “有一个人可以。”林夫人滕然放下手帕,脸上还带着泪痕就定定地看向右相,“谢允卿是不是在后院?!”

    她抬起的手都有些哆嗦,“快,快找人把他叫过来!”

    “你——”右相也反应过来,当即起身想要阻止。

    林夫人不是什么善茬,更别说这事已经牵扯到了她的女儿,当即也站起来分毫不让。

    “怎么了?一个官妓的儿子,这些年要不是有林府护着他,早该死在哪个烟花之地了。他不是学过点西域的功夫,年纪也对,让他进宫不是刚好?反正十七的年纪,就说长高了一点糊弄过去就行。我们家养着了这么多年,总不能白费!”

    右相急得直拍桌子,“他……毕竟是个男子,要脱衣服检查的!”

    “那都是后面的事情了。我去宫中求求娘娘,让她提前把人带到身边不就没事了。”

    脱衣检查是最后一步,那时候已经到了后宫中,林夫人完全可以去求姑姑帮忙。

    只要躲了摸骨……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右相迟疑地看着两个梨花带雨的女儿。

    良久,重重叹了口气。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3/3743/823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