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推荐阅读:美人依依咸鱼总在为别人的梦努力[娱乐圈]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对偏执权臣恃宠而撩后高岭之花拯救计划(快穿)自从保存了诅咒之王的灵魂婚后热恋大佬总在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穿成古言女配以后我登基了拿来吧你!

    综艺录制结束,沈辞镜谢绝了四位常驻嘉宾的聚餐邀请,带着从刚才起就一直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谢朱颜上了保姆车。

    “这么开心?”沈辞镜捏了捏谢朱颜的耳朵,声音带笑。

    “啧,”谢朱颜把他的手拉下来握在手里,懒声道,“我男朋友终于舍得给我一个准话了,我能不开心?”

    沈辞镜这就不同意了,他微一挑眉,“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没给过你准话了?”

    谢朱颜眯眼看他。

    沈辞镜毫不心虚,他摊了摊手,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

    谢朱颜:“……”

    说得跟真的似的。

    他冷笑一声,看了眼前面开车的司机,干脆伸手过去拉下挡板,直接翻身跨坐在沈辞镜身上。

    车轮卷起尘土,路边树影逐渐后退,半明半昧的光线打在谢朱颜脸侧,他半垂下眼皮,掩住眼中晦暗的神色,缓缓伸手扣住沈辞镜的脖子,五指微微收紧。他低声喃喃:“沈辞镜……”

    谢朱颜的手上还带着初秋的微末凉意,覆到沈辞镜脖颈上的时候激起些许细小的绒毛,他拇指不断在沈辞镜颈侧轻轻摩挲。沈辞镜有点痒,他动了动脖子,垂眼看他:“怎么了?”

    谢朱颜半趴到沈辞镜耳边,声音很低很沉,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积蓄已久的情绪,他道,“……你后悔了。”

    沈辞镜一怔,有点不明白谢朱颜在说什么。他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慢半拍地把谢朱颜的话和记忆对上号。

    心尖突地就像被什么戳了一下,沈辞镜看着谢朱颜的目光柔和得不可思议。他自觉自己大小也算是个影帝,掩饰情绪的本领怎么也称得上个中翘楚,但他没想到自家男朋友敏锐至此,不过是外露一点,就被分毫不差地捕捉到,甚至一言不发隐忍至今。

    他家小朋友分明是个在综艺直播上就敢动手打人,一言不合就会拍桌子吵架的炮仗,却偏偏对他百般退让。

    沈辞镜心里塌软一片,他轻轻动了动脖子,偏过头用目光描摹着谢朱颜的侧脸,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道,“是,我后悔了。

    话音刚落,谢朱颜搭在沈辞镜脖颈处的手就控制不住地收紧一瞬,又被他百般克制地松开。

    沈辞镜眸光温柔,他将跨坐在自己腿上的人往怀里搂了搂,“我怕你后悔……”

    他甚至还没说完,就被眼含怒火的谢朱颜打断了,“沈辞镜!”

    “我为什么会后悔?!我就差在脑门印上我喜欢你了!你——!”

    谢朱颜气得狠了,他根本没想到沈辞镜一天到晚脑子里全是这些有的没的。他冷嗤一声,胸口情绪不断激荡,以至于他忍了又忍才忍住没有口吐恶言。

    “我再说一遍沈辞镜,我喜欢你!”谢朱颜胸口不断起伏,脸色冷得可怕,“就他妈非你不可的喜欢你懂不懂?!”

    说到最后,谢朱颜到底还是没憋住飙了句脏话。

    沈辞镜揽着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谢朱颜打断。青年黑着张脸,向来显得风流多情的桃花眼里覆上一层寒霜,他冷声道,“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后悔了,你不会把我绑起来吗?!囚禁会不会?!还用我教你?!”

    一贯在沈辞镜面前哑了响的谢朱颜终于轰轰烈烈的炸了一次,炸得沈辞镜是头晕眼花,心神震荡。他哭笑不得地将自家彻底炸了毛张牙舞爪想要咬人的小朋友搂紧,手一下一下地抚着男孩子的脊背,柔声安抚,“是我错了,是我不识趣。明明我男朋友是全天下最好的男朋友,不想着抓紧,倒想着怎么推开……”

    沈辞镜越说越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有什么大病,听起来就一副脑子不好的样子。

    他轻嘲一声,将谢朱颜揽得越发的紧,“别气了,好不好。”

    沈辞镜说:“我第一次谈恋爱,可能有些生疏,我在努力学,你再等等我,行吗?”

    谢朱颜:“……”

    谁还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了!

    再说了,你生疏才正常!你要是太熟练那我找谁说理去?!

    他气呼呼地瞪了沈辞镜半天,最后又在沈辞镜含着温柔和宠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他挫败地在沈辞镜肩膀蹭了一下,闷着声音道:“……一起学。”

    一起学着谈恋爱,一起学着生活,一起……共白头。

    “好,一起学。”沈辞镜一下一下拍着谢朱颜的背,眸光清澈温和,他说:“宝贝儿,无论以后如何,我都希望你能洒脱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

    沈辞镜想起谢朱颜振聋发聩的囚禁论,有点无奈,他很认真地和自家小朋友讲道理,“没人能值得你放弃这些,我也不行。”

    不管谢朱颜那句绑起来囚禁是认真的,还是气头上的随口一说,沈辞镜都不希望谢朱颜有这种想法。他的小朋友本就是星辰万里,合该在万千舞台上去闪烁夺目,他会璀璨而耀眼,而不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被困住、被剥夺了所有的光环、折断羽翼,最后只能和一个人相看两厌。

    “谢朱颜,”沈辞镜郑重其事道,“我很爱你,所以你的未来要过得很好,无论那时有没有我。”

    沈辞镜的温柔向来只浮于皮相,他骨子里就是冷的,可当这样的人真的温柔下来的时候,杀伤力是成几何倍数增长的。

    谢朱颜突然就有点绷不住了,他猛地将头埋在沈辞镜肩窝处,不肯再抬起来。

    沈辞镜轻笑一声,低垂下头吻了吻谢朱颜的发顶,神情温柔又珍重。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