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

推荐阅读:美人依依咸鱼总在为别人的梦努力[娱乐圈]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对偏执权臣恃宠而撩后高岭之花拯救计划(快穿)自从保存了诅咒之王的灵魂婚后热恋大佬总在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穿成古言女配以后我登基了拿来吧你!

    太阳爬上半空,明亮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倾泄进来,撒下一地光亮。

    房门无声息地打开,谢朱颜拎着早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沈辞镜还在睡,眉眼舒展,呼吸平缓清浅。

    谢朱颜放下早餐,想喊昨晚刚上任的男朋友起床吃饭,他偷偷摸摸地摸到沈辞镜床边,一双□□狗祟祟地伸进被子里。男朋友身材很好,小腹精瘦有力,一摸就知道是很持久的类型。

    沈辞镜困倦地掀了掀眼皮,谢朱颜的手不安分地钻进他的睡衣里,生生把沈辞镜摸醒了。

    男人打了个哈欠,略略醒神。抬起手捏住谢朱颜四处游曳的手,要笑不笑地瞥了他一眼,手上使力,直接将谢朱颜拉到床上。

    谢朱颜毫无防备,整个人都压在了沈辞镜身上,他也不慌,笑眯眯地调整了下姿势,一手撑在身侧,一手抚上沈辞镜的颈部。

    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沈辞镜脖子上划过,沈辞镜只觉身上仿若有电流窜过,勾起阵阵麻痒。谢朱颜和他鼻尖对着鼻尖,呼吸相错,勾连交缠:“哥哥,起床了。今天休息,我们去约会好不好?”

    沈辞镜眼睛半眯着,闻言掀起被子把谢朱颜拢了进去,他睡眼惺忪,将人往怀里带了带,含混道,“再睡睡。”

    谢朱颜就不动了,他比沈辞镜矮不了多少,但仗着身形清瘦,把自己又往沈辞镜怀里窝了窝,努力蜷缩成一团,然后也不闭眼,睁着眼睛看沈辞镜,目光贪婪地一寸寸地从他脸上掠过,怎么也看不够。

    沈辞镜闭着眼也能感受到那灼热得像要吃了自己的目光,他动了动身子,抽出一只手来,盖在谢朱颜眼睛上。

    手掌温暖干燥,谢朱颜被他遮住了视线,眼前骤然陷入了黑暗,心却逐渐平静下来,莫名的安心。

    “闭上眼,”沈辞镜的声音沙哑温和,低低地哄他,“睡一会儿。”

    谢朱颜眨了眨眼,睫毛轻轻扫过沈辞镜的掌心,酥酥麻麻的,他慢慢合上眼,埋首在沈辞镜的颈窝,一呼一吸间全是沈辞镜身上干净好闻的气息。

    沈辞镜没再说话,他的手仍然盖在谢朱颜眼睛上,脖颈处是怀里人温热的吐息,气氛静谧安宁,脉脉的温馨流淌其中。

    窗外梧桐枝叶繁茂,有风拂过,叶片摇晃,沙沙作响。

    这个回笼觉睡得有点久,谢朱颜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成功错过了饭点。

    沈辞镜已经起了,靠坐在床头玩手机,神色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醒了?”感受到旁边人窸窸窣窣的动静,沈辞镜眼都不抬,“醒了就起,去吃饭。”

    “没有,”谢朱颜睁眼说瞎话,语气懒散,“要哥哥抱抱才肯起。”

    沈辞镜手一顿,干脆利落地收了手机,眼帘半掀,似笑非笑地,“小朋友,得寸进尺可不是乖孩子该有的。”

    谢朱颜哼笑一声,“哪就得寸进尺了?我和我男朋友撒娇,不行吗?”

    沈辞镜第一次见撒娇还自己说出来的。

    “行,怎么不行。”沈辞镜的手从他腋下穿过,一个用力就将人抱了起来搁在腿上,谢朱颜自然而然地伸手圈住他的脖子,下意识在他怀里蹭了蹭。

    “要男朋友伺候你洗漱吗?”沈辞镜一手圈住他的腰,一手摁着他的后颈,不住揉捏。

    “不要——”谢朱颜懒洋洋地拖长了声音,他语气莫名带了些软,嘟囔道,“再抱一会儿。”

    沈辞镜眼睑微阖,感受着谢朱颜温热的身躯,青年小动物一样缩在他怀里,时不时蹭一蹭,乖巧又可爱。

    他眼神逐渐幽深,眸光明灭不定,似在思索什么,配合着他习惯性勾起的唇角,整个人显得异常阴翳诡谲。

    不知过了多久,沈辞镜拍了拍谢朱颜的背,眼里的情绪敛得一干二净,语带笑意,“抱了这么久也该抱够了。快点去洗漱,不是说想约会吗?”

    谢朱颜这才不情不愿地松开沈辞镜,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脚下慢吞吞地靸拉着拖鞋进了浴室。

    目送着谢朱颜离开,沈辞镜这才卸了浑身的伪装。他眼底暗潮翻涌,心绪起伏不定。他实在不知道该拿谢朱颜怎么办才好,昨天的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沈辞镜的情绪全部堆积在一起,积聚的情感只差一个契机就会倾泄而出。

    谢朱颜就是那个契机。

    太冲动了。沈辞镜漠然地想。

    阮天心对过往的避之不及,林铎神经病式的挑衅,分明提醒了还是被绑的阮天心;谢朱颜的告白,每天一朵的纸玫瑰,藏在纸玫瑰里的旖旎心思……一桩桩一件件全部压在他心里。

    沈辞镜惯来都是温润如玉的样子,斯文温雅,任谁也看不出他到底再想什么,他从不动气,温柔又无害。

    但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人,真有的话早得道成仙了。沈辞镜把自己压抑得太狠了,以至于看到那个赤诚直白,坦然的和他剖白心意的谢朱颜时霎时就绷不住了,大火顷刻燎原,烧得他理智全无,稀里糊涂地就多了个男朋友。

    说来可能很渣,但事实就是,沈辞镜后悔了。

    后悔昨天一时脑热答应了谢朱颜,后悔自己贪图谢朱颜热烈的情感,后悔自己冲动行事,后悔的很多。

    最后悔的大概就是答应了谢朱颜。

    他从不否认谢朱颜的真心。他只是怕,怕这一腔热忱来得快去得也快,怕热情褪去后只剩一地鸡毛。谢朱颜才十九岁,还有大把大把时光,可他不一样,他再经不起一次伤筋动骨的喜欢了。

    人都趋利避害,沈辞镜算其中的佼佼者。怕自己受伤,所以他连开始的打算都没有。

    奈何变故发生得太快,沈辞镜的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只是心动,现在抽身还来得及。结果嘴比脑子快,搞成了现在这幅不上不下的局面。

    明明就只是心动而已——

    不过是心动——

    他站在悬崖边上,一时进退两难。

    ……

    浴室内水龙头开着,水流声遮掩了所有的声音,谢朱颜面无表情地一拳砸到了瓷砖铺成的墙壁上,他浑身充满低气压,眼睛里全是戾气。

    艹你大爷的沈辞镜!

    狗男人一点信用都没有,说后悔就后悔!

    垃圾!渣男!混球!

    心里把沈辞镜劈头盖脸得骂了一通,谢朱颜才稍稍消了点气。

    沈辞镜以为他伪装得有多好?反正谢朱颜一看就全是破绽。

    他把沈辞镜放在心尖尖上,一举一动都要揣摩个半天,对沈辞镜的了解早已深入骨髓。男人的丁点儿情绪他都谙熟于心,所以他无比清晰的知道——

    沈辞镜后悔了。

    不能想,谢朱颜越想越气,恨不得直接冲出去揪住沈辞镜的领子质问他凭什么反悔。

    他胸膛剧烈起伏了一下,谢朱颜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缓了缓脸上的戾色,突然慢慢地弯起唇角,露出一个笑,桃花眼却沉黑一片,似有漩涡,无端显得格外鬼魅。

    沈辞镜要敢说分手,他就直接来硬的,先把人睡了再说。

    谢朱颜想了想,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办法,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准备找点学习资料,却猛然想起什么,磨了磨牙,恶狠狠地给沈辞镜所有的联系方式改了备注——

    出尔反尔的吝啬鬼。

    吝啬的要死,连点希望都不给他,好不容易给了点儿,还小气吧啦的打算收回去。

    想都别想。

    给了他的就是他的,谁都别想抢。

    沈大吝啬鬼踌躇很久,还是甩了甩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

    没办法,舍不得。

    谢朱颜看他的眼神,亮得好像在发光,那人满心满眼全是他,满腔热诚,沈辞镜哪儿还舍得看他眼里的光暗下去。

    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船到桥头自然直,随缘了随缘了。

    谢朱颜从浴室出来时,已经看不出先前到戾气,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恋爱的甜蜜感。他快步走到沈辞镜面前,一双眼亮晶晶的,“哥哥。”

    沈辞镜下意识弯起眼,揉了揉他的头发,“走了,去吃饭。”

    ……

    沈辞镜翻出帽子和口罩,把自己和谢朱颜捂严实,才带着人走了出去。

    谢朱颜无声松口气,背在身后攥得死紧的手悄悄松开。

    好险还没渣透,能救!

    热气氤氲缭绕,火锅的麻香在鼻息间萦绕,沈辞镜眉眼低垂,用热水将碗筷洗了一遍。

    谢朱颜支着头看他,有点想不通,他还以为沈辞镜会带他吃什么西餐之类的,结果大夏天跑来吃火锅,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沈辞镜没抬头,他像是头顶长了眼睛,看出谢朱颜的疑问,神情温和,“夏天吃火锅是种很独特的体验。”

    谢朱颜敷衍地笑了笑,勉强给男朋友个面子 。

    能热死的独特吗?

    沈辞镜也不恼,将烫过的碗筷推向谢朱颜。他有点出神,和所有喜欢冬天吃火锅的人不同,他喜欢夏天吃。

    火锅热辣的味道刺激味蕾,汗腺舒张,带着一身汗和火锅味走出火锅店时,属于夏天的热浪会劈头盖脸的砸过来,热到心烦意乱。没人会主动找罪受,可沈辞镜很喜欢,他喜欢这种无处不在蒸腾挤压的热,就好像所有的烦心事都会和这股热流一起蒸发消失。

    这是他喜欢的东西,所以想和心动的人分享。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