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衅

推荐阅读:权臣夫妇美人依依咸鱼总在为别人的梦努力[娱乐圈]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对偏执权臣恃宠而撩后高岭之花拯救计划(快穿)自从保存了诅咒之王的灵魂婚后热恋大佬总在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穿成古言女配以后我登基了

    王明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沈影帝和谢朱颜那个粉毛炮仗聊得正开心。

    王明一头雾水地走过去,他沈哥不是讨厌谢朱颜吗,都躲谢朱颜躲了快一个月了,现在气氛看起来居然还挺……其乐融融的?

    见鬼了吧!

    王明疯狂给沈辞镜使眼色,以眼神询问现在什么情况。沈辞镜装瞎,全当没看见,问王明打听出什么了没。

    王明一听沈辞镜问这个,也不好奇了,他神采奕奕地道,“查出来了,监控显示阮天心被绑架了!”

    王明说完期待地看着两人,希望能得到一点他想要的反馈。谢朱颜被他看得莫名奇妙,沈辞镜知道自己助理的德行,非常给面子的捧了个场,“然后呢?”

    王明顿时心满意足,他说,“阮天心是被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捂的严严实实的人绑走的,林铎说他收到了这个人的照片说那人要绑阮天心,结果他当时没在意,谁知道阮天心还真被绑了!”

    沈辞镜:“为什么会没在意?以林铎的性格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

    谢朱颜在一旁听得心里直发酸,沈辞镜是什么品种的花蝴蝶,惦记阮天心就算了,连林铎也这么了解。

    王明嘿嘿一笑,拉回了谢朱颜的思绪,他压低了声音,“谁说不是呢!我打听了一圈才听出点苗头来,那林大总裁净他妈瞎说,什么没在意,他在意得不得了!”

    谢朱颜来了兴趣,“这么在意怎么阮天心还被绑了?”

    王明一打响指,“这就问到点子上了。”

    他撇了撇嘴,说不上是不屑还是同情,语气里带着些幸灾乐祸,“我听阮天心那边的工作人员说,下午的时候林铎给阮天心打了个电话,两人吵得特别凶,听他们说,林铎好像是来质问阮天心的,话说得特别难听。还问他是不是饥渴了,什么人都行。”

    沈辞镜咳了一下,提醒他,“这还有小孩呢,别什么都往外说。”

    王明:“……”

    要不是不敢,他绝对要冲上去揪着沈辞镜的领子摇一摇,问他是不是中邪了!

    小孩?谁?谢朱颜吗?

    这位在网上张嘴骂人的时候可一点儿不像小孩,沈哥你清醒一点!

    王明憋了憋,还是碍于顶头boss的威胁,把话吞了回去,“反正林铎没吐什么象牙出来,据说阮天心都被他气哭了,不过阮天心也是个狠人,当场就开始掀林铎老底,给林铎骂了个狗血喷头。”

    沈辞镜为这迷惑发展惊叹不已。

    这简直就是当代魔幻现实主义。

    他对林铎的了解没出错,这人一如既往的多疑,只是这次的多疑有亿点点的跑偏。大约是因为和阮天心分手的缘故,林铎这次简直偏激得像个残障儿童,居然怀疑到阮天心出轨的路子上去了。

    要说人家是主角呢,光这个脑回路就远胜旁人啊。

    谢朱颜也感慨,“真的牛逼,一张单人照片他能想这么多。”

    王明瞬间一副找到了同道中人的模样连连点头表示赞许。

    “报警了吗?”沈辞镜还记得重点,没被王明带偏。

    王明摇头:“没。”

    谢朱颜有点诧异,“为什么?他不报警还等着警报他呢?”

    沈辞镜:“……”

    问得挺对,他也好奇林铎脑子里在想什么,这都不报警?等着给阮天心收尸呢?

    王明也稀奇啊,他和两人分享自己的想法,“他们没说,不过我自己想了一下,不都说这两人闹别扭嘛,说不定林铎是打算自己去救阮天心,来个英雄救美,然后他们在无限的感动中和好。”

    谢朱颜嫌弃:“太狗血了。再说,林铎好歹一个公司总裁,这没几年脑血栓都想不出这么脑瘫的主意。”

    王明摊手,“那你说林铎带这么多保镖来干嘛呢,显摆他有钱?”

    谢朱颜没话了,林铎这个行为看起来就很有病,而这两个解释选项一个比一个憨批。

    沈辞镜面色有点奇怪,他看着王明的眼神带上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该怎么说呢,以他对林铎的了解,前面那个英雄救美被谢朱颜嫌弃脑瘫的想法还真有可能是真的,毕竟林铎是真能干出来这种事的。

    “先报警。”甩开繁杂的想法,沈辞镜回归根本,觉得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

    ……

    警察来得很快,一来就迅速展开行动,接管现场,林铎黑着脸在旁边接受警察的问询时整个人暴躁得不行,非常不配合。

    沈辞镜和谢朱颜同样被问话了,但他们俩就很配合,所以问话的女警官相当省心。

    沈辞镜在接受询问时,倒是想提醒他们阮天心在哪,但这消息怎么来的他实在是说不清。

    系统见宿主为难,忍不住提醒他,【宿主其实不用担心主角受,这个情节只是为了推动主角攻受之间的感情发展,再加上阮天心身为主角受是拥有主角光环的,所以根据数据分析——剧情点之后主角攻受会和好,并且感情会更进一步。】

    沈辞镜讽笑一声,没接话。

    主角光环顶多能保证阮天心不死,具体发生点什么可没人能保证。

    要知道——绑架阮天心的人是林铎的发小兼暗恋者找来的,本身又和阮家有仇,这种情况下沈辞镜可不信阮天心能在那两人手里讨到好去。再加上林铎这个间歇性失智,原剧情里还有点理智知道报警,结果现在不知道抽哪门子疯非得自己来。

    “沈辞镜,”谢朱颜突然出声唤他,目光平静。

    “嗯?”,沈辞镜压下脑子里沸腾的吐槽和暴躁,下意识弯起眼,“怎么了?”

    “你是报案人,阮天心找到后肯定需要你去做笔录,”谢朱颜陈述道,“但我能求你件事吗?”

    “……什么?”

    谢朱颜淡淡一笑,“今晚十二点之前,你能来找我吗?”

    顿了顿,他又道:“不来也没事。”

    谢朱颜仿佛随口一提,说完也不等沈辞镜回答,站起身给沈辞镜送了个典型花花公子撩人时的笑,就晃晃悠悠离开了。

    沈辞镜哑然,谢朱颜太随意了,随意到如果沈辞镜没听清那个求字或许也不会放在心上。他拧眉暗忖,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纸玫瑰。沈辞镜突地想起。

    如果今天对谢朱颜是个很重要的日子,那他只可能写在纸玫瑰里。

    而今天的纸玫瑰,沈辞镜正好还没拆。

    沈辞镜起身欲走,却被林铎半路拦下,男人脸色铁青,怒道,“沈辞镜!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沈辞镜冷下脸,头一回对阮天心和林铎感到真切的厌烦,“你觉得你能找到阮天心?你凭什么,凭你有公司还是凭你保镖多?”

    “你!”林铎胸腔剧烈起伏,眼神阴戾。蓦地,他看着沈辞镜,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敛下怒气,只得意地道,“沈辞镜,你说——”

    “甜心知不知道你这副模样呢?”

    林铎高傲又不屑,声音充斥着淡淡的蔑视,居高临下地看着沈辞镜,“伪君子。”

    沈辞镜捂了捂自己无语到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的心口,第一次开始奢望这个世上有哑药这种东西。

    林铎不说话对全世界都是一份极大的贡献。

    “林先生,”一名警官跑过来拯救了沈辞镜,“我们已经成功定位到阮先生的位置了,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出阮先生。”

    林铎闻言,惊喜异常,“找到甜心了?他在哪,我要去找他!”

    警察皱了皱眉,好脾气的劝着林铎。

    沈辞镜听了一耳朵,大概意思是希望林铎能乖乖呆在这里,不要添乱。

    林铎哪肯听,什么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我自己去救我的甜心轮番上阵,成功让担心他私自行动更添乱的警察无奈带上了他。

    沈辞镜在旁边悄悄松了口气,林铎有事干了,他也可以去找他的小玫瑰了。

    奈何林铎脑回路异于常人,他眼珠子一转就看到了旁边笑容温和的沈辞镜。也不知道这短短几秒的时间他想了些什么,突然对那名警察指了指沈辞镜道,“把他也带上吧,沈大影帝可是也很关心甜心呢。”

    那位警察先生眼神古怪地在沈辞镜和林铎身上打了个转,最后带着一脸贵圈真乱的表情恍恍惚惚地走了。

    沈辞镜都气不起来了,他只希望这茬过了之后这两个人能离他越远越好,他心平气和的问林铎,“什么意思?”

    林铎笑盈盈地,“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让甜心看到,谁才是真正关心他的人。”

    沈辞镜呵呵两声,脸上一路都挂着职业假笑。

    佛了,随便吧。

    你开心就好。

    *

    救援过程耗费了很长时间。

    沈辞镜全程安静如鸡,坚决贯彻死都不掺和主角之间的事的方针,当背景板当得心甘情愿。

    他其实挺纳闷的,他现在看阮天心的时候丝毫没有当初的心动,只觉平静。甚至有时候看阮天心和林铎还会起一胳膊鸡皮疙瘩,觉得这俩人莫名令人难以直视。

    譬如眼下,阮天心被救出来后神情憔悴,林铎心疼得不行,一口一个甜心地哄着他,见阮天心没反应,干脆直接吻住了阮天心,沈辞镜在副驾驶甚至能听到后座传来的啧啧的水声。

    周遭是深沉的夜色,呼啸的警车,耳旁是旁若无人的吮吸和粘腻的水声。

    沈辞镜都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他僵着唇角扭头扫了一眼,发现旁边开车的小警察一张脸爆红,眼睛里全是尴尬和羞涩。

    再一转脸,沈辞镜猝不及防地和林铎在后视镜里对上视线。林铎目光紧锁沈辞镜,而后挑衅般捏住阮天心下颌深深吻了下去。阮天心沉迷于这个吻,可林铎却一直紧盯沈辞镜,双眼写满了嘲讽。

    沈辞镜:……

    沈辞镜:强颜欢笑.jpg

    你们俩的事能不能不带我?!能不能?!

    我造了什么孽要受这种罪!

    他简直尴尬到窒息,头一次深恨自己视力太好,甚至能看清两人唇舌|交缠时拉扯出的银丝。

    沈辞镜木着脸飞速收回视线,目光死死看着窗外,吸气又呼气。心想,他这耳朵和眼睛还是赶紧割了剜了吧,早没早好。

    到了警局,车才刚停稳,沈辞镜和那个小警察就火烧屁股一样下了车。两人心有戚戚地对视一眼,眼中全是如出一辙的绝望。

    沈辞镜和那个小警察三步并作两步,闷头走路。

    一路啊,整整一路,这两人亲了整整一路啊!

    沈辞镜带着自己麻木不堪的心迅速做了笔录,走出警察局时每一步都带着解脱。

    阮天心和林铎还没出来,沈辞镜现在真是怕了这两个人了,打了个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警局,连给助理打个电话要他来接的心思都没了,生怕自己晚走一步就遇上那两个倒霉玩意儿。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