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

推荐阅读:权臣夫妇美人依依咸鱼总在为别人的梦努力[娱乐圈]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对偏执权臣恃宠而撩后高岭之花拯救计划(快穿)自从保存了诅咒之王的灵魂婚后热恋大佬总在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穿成古言女配以后我登基了

    华灯初上,浴室里水声渐息。

    沈辞镜裹着浴袍,单手拿毛巾揉着头发走了出来,额前碎发微湿,垂落下来遮住了眼帘。

    他一路走到小沙发前坐下,拿起搁在桌子上的手机,边擦头发边查看消息。

    【颜哥天下第一帅】:[沈哥现在有空吗?]

    【颜哥天下第一帅】:[我可以过去吗?]

    【颜哥天下第一帅】:[猫猫式乖巧.jpg]

    沈辞镜看着那个猫猫头表情包,想了想谢朱颜做这个表情的样子,莫名被戳中了笑点,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他边笑边敲了个“嗯”给谢朱颜回了过去。

    谢朱颜秒回:我来了我来了,沈哥快开门[星星眼.jpg]

    谢朱颜的消息接连弹出,下一秒,沈辞镜的房间门就被敲响。

    沈辞镜:“……”

    我感觉我掉坑里了,并且我掌握了一定的证据。

    “快快快,沈哥快来挑。”谢朱颜是提着一大袋子外卖从门口挤进来的,缩着脖子的样子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沈辞镜手扶在门上,看着谢朱颜写满了欢快的背影无意识勾了勾唇。

    谢朱颜提来的外卖袋子里装满了炸鸡、可乐、烧烤,都是上了艺人的暗杀名单、经纪人看了要报警的东西。

    沈辞镜看着那一堆吃的,捏了捏鼻梁,有点头疼,“你是准备在这儿安家吗?”

    谢朱颜充耳不闻,他拆开一份无骨鸡块,拈起一块塞进嘴里,炸鸡的酥香和酱汁浓郁的口感在口腔弥散开来,谢朱颜心满意足的眯了眯眼。

    像只在阳光下伸着懒腰的猫,慵懒而惬意。

    谢朱颜又打开可乐灌了一口,才终于看向旁边一直被他忽视的沈辞镜,满眼写着“有什么不行?”

    沈辞镜对上他茫然无辜的眼睛,莫名有点手痒。

    沈影帝轻轻咳了下,人模人样地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了一下谢朱颜的脑门。

    “啪”的一声,还挺清脆。

    沈辞镜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暗搓搓地捻了捻手指,“先坐。”

    谢朱颜被弹懵了,沈辞镜什么毛病?

    “沈哥,你——”

    “嗯?”沈辞镜不解地看向他,“怎么了?”

    怎么了。

    谢朱颜磨了磨牙,老男人一把年纪了幼不幼稚?!

    成熟懂事的大孩子谢朱颜冷笑一声,丢下手里的东西,猛地朝沈辞镜扑了过去。

    男孩子腰腹有力,不管不顾地扑过来的架势给沈辞镜吓够呛,生怕这平日里艹天日地的小祖宗摔着。

    沈辞镜下意识搂住谢朱颜的腰身,跌坐进沙发里。他的手掌紧贴在谢朱颜的腰侧,男孩子劲瘦有力的腰肢透过轻薄的衬衫传递出温热的触觉。

    沈辞镜有些晃神,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戏外和人如此亲密的接触。

    谢朱颜扑在沈辞镜怀里,手上动作不停,张牙舞爪地想要报复回来。

    沈辞镜一手要揽着谢朱颜防止他滑下去,一边又要躲谢朱颜肆无忌惮的狼爪子,一时间颇有些狼狈。

    他身上的浴袍因为两人的动作幅度太大,本就松松垮垮系着的带子彻底散了开来,浴袍被蹭开,谢朱颜猝不及防、毫无准备地贴上了一具微凉的身体。

    打闹的动作瞬间停住。

    沈辞镜僵在原地,谢朱颜还贴在他身上。但他已然有些不大好的预感,再这么下去,他非得表演一下什么叫社死现场。

    正准备推开谢朱颜,至少先让他把浴袍系上的沈辞镜却突然听到门外突然传来“滴”地一声。

    门开了。

    “辞镜,我——”声音戛然而止。

    是阮天心。

    门外的人,门内的人,全部石化成了雕像。

    沈辞镜看了眼阮天心,头疼。再转回来看看谢朱颜,头更疼了。他下意识放柔了声音,轻轻拍了拍谢朱颜的腰,说,“先下来。”

    谢朱颜舌尖顶了顶上颚,要笑不笑地扫了眼沈辞镜。他倒是难得听话,一手撑着沙发翻了下去。

    谢朱颜坐在沈辞镜身侧,看了眼阮天心的方向,大致预估了下阮天心能看到的角度,然后侧了侧身子,遮住了阮天心投来的视线。

    沈辞镜见小祖宗没闹妖,狠狠松了一口气,就这祖宗的脾气,十个阮天心都不够他拆的。

    沈辞镜拿起浴袍带子,手却蓦地一僵。谢朱颜的手皮肤细腻,宛若上好的暖玉,若有若无的蹭过他的腹部,直蹭得沈辞镜一股邪火压都压不下去。

    谢朱颜哪管他,男孩子微俯身子,扯过他垂落在两边的浴袍,指腹无意间擦过沈辞镜的腹肌,带起一阵酥麻痒意和顷刻间燎原的大火。

    谢朱颜眼皮半垂,从沈辞镜僵住的手里拿过带子,细致又妥帖地给他系好。

    然后也不搭理门口的阮天心,自顾自地捞过自己的夜宵吃了起来。

    沈辞镜手指蜷了蜷,大脑有一瞬间的混沌,好在他很快回过神,毕竟门口还杵着个大|麻烦。

    阮天心阴郁的脸色在沈辞镜过来时已经收拾得一干二净,除了他本人和谢朱颜,估计没几个人见过他那副模样。

    “辞镜,”阮天心笑盈盈的,“你和小谢这是在……?”

    “看不出来?对剧本。”沈辞镜还没接话,吃着东西的谢朱颜倒是将手里的鸡骨头一撂,抽了张湿巾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盯着阮天心的眼神刺骨,语气凉凉地接了话。

    阮天心也不恼,“那可以加我一个吗,毕竟最近快到重头戏了,我压力也有点大。”

    谢朱颜眯眼,狗东西,内涵谁呢。

    就你演技好?

    就你拍到重头戏了?

    “别了,阮前辈演技多好,和我对戏白瞎了。沈哥精力有限,还是先补差吧,您这优等生老天爷赏饭吃,拍个戏那不和玩儿一样,都是一遍过吗。”

    谢朱颜一口一个前辈,一口一个您,尊老爱幼的姿态做得足得很,偏偏语气阴阳怪气,生怕别人听不出他是在冷嘲热讽。

    阮天心:“……”

    阮天心自出道以来就被阮家、林铎和沈辞镜牢牢护着,哪被人这么当面挤兑过。

    阮天心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才忍下这口气,他也算看出来了,和谢朱颜说话根本讨不了好,所以他干脆无视谢朱颜,端着张高贵冷艳的脸道,“辞镜,我才知道阿林找过你,他要是说了什么你别放在心上,阿林没坏心的,你别怪他。”

    沈辞镜没有说话,他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心还是在钝钝地痛。

    他分明看着阮天心这张脸,记忆却仿佛一下回溯到了很久以前,那时的阮天心很瘦,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身上总是带着青青紫紫的淤痕,是孤儿院里最小的孩子。

    沈辞镜至今都还记得那个怯怯地、固执地跟在他身后,怎么赶也赶不走,一厢情愿地喊他哥哥的小孩。

    那是他怎么也找不回的妄念。

    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如出一辙的冷漠和自私,沈辞镜也不例外。

    那时的沈辞镜还不叫沈辞镜,阮天心也还没被找回阮家。他叫沈未,未来的未,阮天心叫沈莱,却不是未来的来。

    沈未和沈莱从来就没有未来。

    沈未在孤儿院里和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他已经十岁了,清楚怎么才能活得更好,怎么吃到更多的食物,怎么躲避大孩子的欺负,但沈莱才四岁,这些他都不知道。

    沈未冷眼旁观那些大孩子堵着比他们小很多的沈莱,肆意欺辱。十岁的沈未和沈辞镜不同,他偏激又厌世,漠然地站在一边,想:像这样的蠢货,也不知道能活多久。

    但不知从何时起,这个沈未看不上的蠢货缠上了他,每天黏在沈未身后喊哥哥。沈未最初烦的要死,甚至动过把沈莱打一顿,打到他不敢缠自己的念头,但沈莱跌跌撞撞的,凭一腔孤勇磨软了沈未的心,所以沈未把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下,然后亲昵地喊他“来来”。

    沈莱在六岁的时候被带回了阮家,摒弃过往,成为了阮天心。

    沈未同年被收养,改名沈辞镜,在慈和的父母的关爱下长成了如今清隽斯文,温润如玉的沈辞镜。

    沈辞镜找了沈莱很多年,直到小说剧情开始,沈辞镜在综艺里遇到的改名阮天心的沈莱,一眼万年。

    这是小说里从未提起的,是沈辞镜深埋心底的执念。

    小说里沈辞镜和阮天心的过往被一句“小时候的朋友”草草掩盖,无人知晓。

    大概是报应吧,沈辞镜心想。

    那时怎么也赶不走的沈莱,是他现在怎么也追不回的阮天心。

    他固守着旧时的记忆,如同困兽之斗,带着满心期望想要找回那个怯生生的会喊他哥哥的小男孩,但他除了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外什么也没找到。

    他早就只是一个人了。

    沈莱不是沈来,沈未喊他“来来”,不过是想告诉自己,他们有未来。

    但这从一开始这就是没可能的。

    现在的阮天心是阮家捧在手里的宝贝,有他自己的哥哥护着,又有他的爱人宠着,不差他沈辞镜一个。

    “……辞镜?”许是沈辞镜太久没说话,阮天心有些慌。他的直觉一向很准,他一直觉得自从他在《王侯》剧组里第一次见到沈辞镜的时候,沈辞镜就有些许不对。说不清道不明,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慢慢离他而去。

    阮天心眼底划过一抹暗色,转瞬即逝,他神色莫名地看了眼沙发上一直注视着沈辞镜的谢朱颜,垂下眼睫,若有所思。

    沈辞镜按了按跳动的有些激烈的心脏,他看着阮天心,眼底神色挣扎片刻,仿佛突然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开口,带着微末的期望和潜藏着的卑微。

    沈辞镜说,“林总关心你,我很开心。”

    微不可察的停顿后,沈辞镜缓缓念出了那个曾无数次徘徊于唇齿边的称呼,他郑重而小心,带着时间的刻痕,含着无数的爱意,他轻轻唤了一声:“来来。”

    阮天心倏然抬眼,像听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神色惊惶,满目厌恶,他厉声打断沈辞镜,“闭嘴!”

    沈辞镜听到他的呵斥,眼底的光逐渐黯淡,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抽离,失去生息。也好像在那一瞬间彻底摒弃了什么,骨子里的漠然和冷血翻涌,化作了眼底刺骨的寒凉。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