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

推荐阅读:权臣夫妇美人依依咸鱼总在为别人的梦努力[娱乐圈]男主们为什么都用这种眼神看我[娱乐圈]对偏执权臣恃宠而撩后高岭之花拯救计划(快穿)自从保存了诅咒之王的灵魂婚后热恋大佬总在为别人的梦想努力穿成古言女配以后我登基了

    沈辞镜站在门外,敲门前一秒都还在纳闷,你说他好好一影帝,怎么就跑来当老妈子了,难不成和李郁呆久了还真能近墨者黑不成?

    小炮仗脾气还挺大,沈辞镜敲了半门也没人开。

    沈辞镜叹口气,懒得再做无用功,伸手一拧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谢朱颜,沈辞镜莫名体会到了老父亲般的无奈。

    “小朋友,”沈辞镜找了个离谢朱颜不远的地方坐下,随手捞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你是打算在这儿坐化飞升吗?”

    谢朱颜横他一眼,“你来干嘛,给霍睿当说客?”

    谢朱颜不屑冷哼,“我说了不演就是不演。”

    沈辞镜摇头轻笑,“小朋友,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男人舒展身体,放松地窝进沙发里,垂着眼皮要笑不笑道,“霍导的电影不缺人演,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外面多的是人挣着抢着要来演,你不演对剧组没什么损失。”

    谢朱颜一下眯起了眼,像只刺猬,瞬间竖起了全身的尖刺,眼神锐利,“那你来干嘛?坐着好玩?”

    狗脾气。

    沈辞镜轻啧一声,“小小年纪,哪儿那么大的气性。”

    谢朱颜呵笑一声,正要开口怼回去,就听见沈辞镜语气平静,淡淡道,“《王侯》是你现在能拿到手的最好资源吧。”

    “希爵打算放弃你了,对吗?”

    谢朱颜身体一僵,脊背瞬间紧绷,目露警惕。

    沈辞镜毫不在意,他声音很轻,却如一道惊雷轰然响在谢朱颜耳边,他说:

    “不拍《王侯》你是打算退圈吗?”

    ……

    诡异的沉默在休息室蔓延,沈辞镜说完那句话后就闭了嘴,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轻点着手臂,耐心十足的等待着谢朱颜开口。

    “你……怎么知道的?”谢朱颜声音干涩,一双手握得死紧,手背上青筋毕露,在冷白的皮肤下显得格外狰狞。

    沈辞镜不动声色地扫过谢朱颜的手,语气无波无澜,“你觉得这个圈里还有多少人不知道?”

    好好一个顶级流量整整三个月没有任何曝光,公司还头也不回的推出了一个新的男团来瓜分自家摇钱树的资源,要么是这公司疯了,要么就是这顶流要没了。

    沈辞镜觉得凭希爵在业内的名声,谢朱颜怕是有点难。

    谢朱颜抿紧唇,一言不发。

    沈辞镜嗤笑一声,“你还有挑得余地吗?”

    沈辞镜第一次掀了那张温雅的皮,显露出了那张皮下的强势,咄咄逼人道,“你哪来的脾气哪来的底气和霍导叫嚣?”

    “顶流算什么,这年头顶流三月一轮换,你谢朱颜现在在大众面前消失三个月,还有谁能记得你?”

    “小朋友,你不想混了吗?”沈辞镜抬眸,目光如刀,直直扎进谢朱颜眼睛里。

    见谢朱颜呆住,沈辞镜似乎是觉得自己人设有点崩,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又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他又弯了弯眼角,哄他,“小朋友要乖一点,听话。《王侯》是个不错的机会,别说不演就不演,火气收一收,大夏天的空调费也挺贵呢。”

    谢朱颜神色怪异的打量了他几眼,戏谑道,“沈影帝,您家是不是2g网啊?”

    “我哪来的脾气哪来的底气,”谢朱颜低声重复沈辞镜打牌话,漂亮的桃花眼挑起,似有肆意的焰火自他眼底盛放,神情骄傲又恣意,说,“我就是底气。”

    “娱乐圈里,流量和流量是不同的,顶流和顶流也是不同的。”谢朱颜拎起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迅速划拉几下,然后递给沈辞镜示意他看,声音慢吞吞的,带着笑,“我就算消失一年、两年,我也照样是顶流。”

    没有人能取代我的地位。

    沈辞镜低头看去,热搜榜首挂着的正是#谢朱颜今天骂人了吗#。

    按照沈辞镜的推测,谢朱颜的经纪公司希爵已经要放弃他了,自然不可能花钱给一个弃子买热搜,那这个热搜只能是靠粉丝生生给刷上去的。

    “我一天到晚都在上热搜,就算我不营业,我粉丝也能自娱自乐送我上热搜。”谢朱颜漫不经心地看着沈辞镜,“希爵是放弃我了,那又如何?”

    谢朱颜慢声细语,眉宇间是不可一世的傲然和轻狂,“我当初能红,现在照样能红。”

    他说:“除非希爵能一手遮天,否则我永远都是它那个破男团的无法逾越的顶峰。”

    “问题是,它能吗?”谢朱颜轻轻眨眼,全然无辜的样子,语气像是单纯的疑问。

    但也仅仅是像。

    沈辞镜看着谢朱颜眼睛里的不屑和嫌弃,深感头疼。

    这到底是哪儿跑出来的祖宗?

    他就讲个道理,万万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么掷地有声的一番话。

    是,他是不了解流量,但谢朱颜倘若真被希爵放弃了,之后的日子估计好过不了多少。

    胳膊拧不过大腿。

    一个人的力量哪能和资本较劲。

    沈辞镜无奈:“希爵是不能一手遮天,但他们想搞臭你还不容易?”

    谢朱颜敷衍点头,真诚发问:“容易容易,但沈大影帝,我还有名声这东西吗?”

    沈辞镜对上谢朱颜诚挚的双眼,难得语塞。

    粉毛炮仗有名声吗?

    好问题。

    沈辞镜也想知道。

    谢朱颜轻笑,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我知道沈哥你的意思了,我会去找霍导道歉的,沈哥你不用担心。”

    沈辞镜就坡下驴,果断跳过之前的话题。他顺手撸了一把谢朱颜的头发,有点好奇,“你演技是怎么回事儿?”

    啧。

    谢朱颜羞耻感瞬间加倍,干笑两声,干巴巴地道,“就、就那样。”

    “哪样?”沈辞镜刨根问底。

    “本色出演行不行!”谢朱颜超大声地吼他,凶巴巴的。

    烦不烦呐这个人!

    沈辞镜无辜脸:我,好冤一男的。

    就谢朱颜那个演技也好意思说本色出演,还凶他,凶什么凶。

    沈辞镜万般无语地看他,却倏然对上谢朱颜飘忽的眼神和涨红的脸,神奇地发现他居然是认真的。

    沈辞镜:……

    不会吧?

    沈大影帝突然就悟了。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薛定谔的本色出演吧。

    沈辞镜啧啧称奇,这谢朱颜也当真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

    要知道,青洄这个角色在电影里也算是个层次丰富的存在了,他明面上是昏君的男宠,实际上却是陈鹤安插进来的探子。

    谢朱颜演祸乱江山的美人手到擒来,演起探子来倒是宛若僵尸。

    谢朱颜气鼓鼓地鼓了鼓腮帮,看沈辞镜若有所思的表情又尴尬又羞耻,板着脸扫他一眼,哼哼道,“沈影帝,我习惯的是舞台。”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沈辞镜却不知怎么就听明白了。

    明白以后沈辞镜简直哭笑不得。

    谢朱颜习惯舞台享受舞台,他为舞台而生,所以当饰演美人勾人的时候对谢朱颜来说其实和他在舞台上散发魅力差不多,但演探子就不行了,他演不来这个。

    沈辞镜腹诽,这也算是另类的专业了。

    “我教你,”对上谢朱颜清亮的眼睛,沈辞镜不自觉地放低声音,温声道,“好不好?”

    谢朱颜懒洋洋勾唇,狭长的眼尾挑起抹风流多情的弧度,懒声道,“好,有什么不好?”

    “那就麻烦沈影帝多教教我这个菜鸡了。”

    *

    菜鸡就算有大佬带也只会是个好看点的菜鸡。

    谢朱颜的演技已经成功帮助沈辞镜戒掉了对他声音的过度反应。

    一开始听一下谢朱颜的声音就要起反应的沈辞镜沈大影帝,现在不仅没有反应,甚至还有点萎。

    脱敏治疗,不过如此。

    沈辞镜捏了捏鼻梁,深感这次自己亏大发了。

    不至于,不至于。

    何必为了八位数的片酬把自己搞成个性冷淡呢?

    整整一个月,谢朱颜的演技仅仅是从面无表情地瞪眼变成了有表情地瞪眼睛。

    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居然只会瞪眼三连,沈辞镜怎么教都学不会。

    沈大影帝在一天深夜,对上谢朱颜死鱼一样的眼睛,听着他用还没应有尽有系统有感情的声音念台词,平板又机械,头一次开始怀疑人生。

    当晚,沈辞镜恍恍惚惚地发了一条微博,他声泪俱下,字字泣血:我要如何才能感化机器人?@盛世美颜

    谢朱颜愤而评论:我不是机器人!

    沈辞镜被折磨了这么久,实在怒火难消,他冷笑一声,反手就发了两张照片上去。第一张是谢朱颜坐在昏黄的烛光下,半明半昧的光打在他的侧脸,眼睫轻垂,静谧无声;第二张是谢朱颜在细雨中向外眺望,宫墙深远,雨丝氤氲而下,谢朱颜青衫被风吹起,背影凄苦而孤寂。

    粉丝全部都在尖叫好看,彩虹屁一个接一个。

    只有谢朱颜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在粉丝快乐舔屏之时,沈辞镜不干人事,又撂了两张照片上去。

    是前两张照片的续集,第一张谢朱颜抬眼,瞪着死鱼眼面无表情地看镜头,第二张是正面照,谢朱颜唇角勾起,眼睛却直直瞪视前方,莫得感情,有一种诡异的喜感。

    粉丝安静两秒,骂骂咧咧开始控评,看着一堆说着“我萎了”,“照骗狗,举报了”,“谢谢沈影帝嘴下留情,给废物儿子留面子”的评论,沈辞镜长出一口气,终于舒坦了。

    谢朱颜气到当晚连演十个瞪眼怪以示不满,第二天看到热搜#废物点心谢朱颜#更气了,果断冲到沈辞镜跟前给他念了一段台词,想借此展示自己的进步。

    谢朱颜昂着头,骄傲等夸。

    沈辞镜看着他,迟疑:“这是……rap吗?”

    谢朱颜:“……”

    混蛋!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