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推荐阅读:假千金夹在双家主间的我不做人了深情男配不干了兄长他过分偏执团宠真千金三岁半把外挂上交给国家攻略不下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老攻他比我先重生和豪门影帝营业后我爆红了

    026

    这日,虞枝跟恒哥哥见面回来,在雪苑见到爹爹,面上不显,心里有些高兴。

    不过,她脸上表情臭臭的,她可是个记仇之人,才不会就这样原谅他。

    “何事?”虞枝瞪着南康王。

    她这样的态度,南康王心里火气立即就上来了。

    他默念亲生的亲生的,沉着声音道:“听闻近日你脾气收敛了些,这样也好,如今也到了出嫁年纪,若还如同往常一般蛮横,哪家公子敢来求娶?”

    虞枝从小到大脾气暴躁,对下人非打即骂,小小年纪下手狠辣异常,光是死在她手中的下人便有好几个。若不是他下了死令封口,她的名声只怕更差。

    当然,如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是南康王府长女,如今年已十六,你母亲在你这般大的时候已经嫁与本王。”

    虞枝听他提起母亲心里就涌起一股怒火。

    “近日上门向你妹妹求亲之人络绎不绝。庾家的公子,甚至愿以正妻之位求娶。”南康王语气之中不乏叹息,“是我对你疏于教导,才至让你养成这副性子。你也到了嫁人的时候了。”

    虞枝听他越说越不对劲,她心里有恒哥哥,自然警惕起来,道:“虞汐一个庶女,庾追肯娶她,她该得意死了吧。王爷还不赶紧筹备婚事,在此处耽搁什么功夫?”

    “你!”南康王怒道,“到如今你还不知改改脾气。你可知每日上门来求亲的,都是求娶你妹妹,她尚且年幼你一岁。你再这样下去,哪家敢来求娶?”

    “本郡主才不稀罕!”

    南康王冷声道:“你从小欺负阿汐,难为她还替你着想。你妹妹说姐姐不曾出嫁,没有妹妹先出阁的道理。她会待你出嫁后再嫁人。”

    “从今日起,你给我好好养养性子。”

    虞枝压了半天的火气蹭地爆发:“冠冕堂皇,我才不稀罕她让着我!是她自己看不上庾追吧,说什么替我着想,不过是她替自己找的借口!一个庶女,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别聪明反被聪明误,到头来一场空!我看她最后能攀到什么高枝儿!”

    南康王气得手都举了起来:“你怎么还是如此狭隘阴狠!我还道你近日不闹,改了性子,是我错了,我就不该对你抱有期望。”

    虞枝恶狠狠盯着他的手,咬着牙,眼睛泛红:“你敢再因为虞汐打我,我就再也不认你了!”

    “罢了,罢了。”南康王有些失望地看着她,他摆了摆手,一句话也懒得跟她说。再说下去,他怕当真忍不住动手。

    他想不明白,小时候那个白雪似的粉粉糯糯的小姑娘,怎么就长成了如今这副性子?

    他极力忍耐住脾气:“听管家说你近日去谢府勤快,谢家叔容人品贵重,惊才绝艳,你若能学得他一丝一毫我都谢天谢地了。”

    南康王失望地看她一眼,摆了摆手,推门出去了。高大的背影有些落寞。

    虞枝抿唇,瞧见南康王头上竟然生出了几丝白发。

    她有些错愕,一肚子火气消失,心里有些难受。

    但要她认错,不可能。

    她气得一脚将院中一盆花踢翻了:“又是虞汐。”

    管家上前,语重心长道:“郡主,王爷已知晓郡主想跟谢公子学习书画,他亲自向谢家公子请求了此事。”

    “什么?”虞枝错愕。

    “郡主还没看出来王爷心意吗?”管家悄声道,“王爷派郡主去了好几次谢府了。”

    “什么意思?”虞枝疑惑地看着龙管家。

    管家叹息:“王爷一片苦心为郡主着想啊。郡主若是心平气和些,也不至于每次都将王爷气走了。”

    虞枝抿唇:“明明是他自己,是他偏心!他是为了虞汐的婚事,才着急将我嫁出去!”

    “唉。”管家叹了口气,“郡主是嫡女,王爷定然不会为了汐小姐的婚事委屈郡主。谢家公子神仙似的人物,若是他能喜欢郡主——”

    “什么?!”虞汐惊叫出声,“他想将我嫁给谢洵?!”

    她太过吃惊,以至于直接喊了谢叔容名字。恐怕放眼建康,如今也没有几人直呼他谢洵。

    “嘘!”管家吓了一跳,忙示意她小声点,“此事事关郡主声誉,万万不可如此声张。”

    谢叔容脚步顿住。眉头拧了起来。

    巫九上前敲门的手停下,回过头请示,小声道:“公子?”

    里边谈论的话题,实在有些敏感。巫九怕此时打断,惹得郡主尴尬。

    谢叔容抿唇,“敲门”两个字方才出口,便听到虞枝用满是怒火与憎恨的声音道:

    “让我爹死了这条心吧,本郡主就是剃了头发当尼姑,一辈子不嫁人,也绝不可能嫁给谢叔容!这辈子都不可能!”

    说完她“砰”一声摔开门,怒气冲冲出来,却在看到门外之人的一刻,完全僵住了。

    她的眼睛水润乌黑,一肚子委屈愤怒,眸子里盛满了厌恶。

    谢叔容能想象到,她说方才那番话时,眼睛里有多讨厌。

    “谢,谢叔容。”虞枝呆住了,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回头看了眼院门,管家与碧喜两人俱是一脸惊慌。

    谢洵静静看着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冷笑:“郡主未免杞人忧天。”

    管家见谢家这位芝兰玉树的公子连礼仪气度都不讲了,直接转身离开,当下便有些慌。

    “谢公子。”他忙要解释一番。方才郡主就是与王爷赌气说的气话,也是巧了,怎么就偏偏让谢公子听到了。

    虞枝抓住他的胳膊:“龙伯伯,别追了。”

    她思绪纷杂,心乱如麻。她好像将谢叔容得罪狠了。

    她不怕得罪他,杀了他最好。

    但是她怕恒哥哥责怪。

    她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谢洵听见了她那句不耐烦的“别追了”,面色更冷了几分。

    巫九抱剑跟随公子步伐,每一步都走得悄无声息,连衣袂摆动声音都收了,恨不能隐身到暗处。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4/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