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慕

推荐阅读:假千金夹在双家主间的我不做人了深情男配不干了兄长他过分偏执团宠真千金三岁半把外挂上交给国家攻略不下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老攻他比我先重生和豪门影帝营业后我爆红了

    为了证明自己那句“丢垃圾”真的不是玩笑。

    关慕效率很高,而蒋灵颜的配合度也是满分,当即就给她找了一溜的人,个个体型壮硕,穿着黑色工装背心,肱二头肌十分发达。

    有种港片里能从铜锣湾一路打到尖沙咀的黑帮既视感。

    比起搬家,这一群人更像是去抢劫的。

    所以,当走进小区时,岗亭里的安保人员都不禁看向墙上挂着的警棍。

    汗涔涔地给几个“危险分子”登记完信息。

    关慕领着他们进了别墅。

    不得不说,他们在“搬家”一事上专业素养极高,还附赠整理,打包一条龙服务。

    关慕一开始只想带一小部分私人的东西走,但经过蒋灵颜一番“留着也是便宜了狗男人和小三”之类的劝说,很快演变成了一场迁移大战。

    包包,珠宝,首饰,衣服......

    属于她的每一件东西都不能落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遗落在衣帽间的外套。

    因为淋了雨,张妈也没敢随便处理,此时皱得不成样子,也被她小心翼翼地捡起,装进单独的袋子里。

    整理到最后,满满当当的几大卡车。

    如果不是破坏建筑违法,关慕怀疑他们会把房子带地基一起抬走。

    出门时,她多看了一眼内院墙边的花,一个黝黑的壮汉马上过来:“关小姐,这个也要一起拿走吗?”

    “不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

    大壮已经伸手端起了那盆花,只不过不知是他手劲太大,还是被风吹雨淋得有了裂缝,刚拿下来,花盆“砰”一声裂了。

    “抱歉抱歉,关小姐。”

    大壮顿时急得不知所措。

    其实她只是看天快下雨了,怕那盆花被吹下去而已。

    关慕无奈道:“没事,不重要,待会让张妈换个盆就行。”

    大壮松了口气:“关小姐,我来吧。”

    大哥,你们还负责搞园艺?

    关慕拉过一旁的蒋灵颜小声问:“不是,你这一拨人上哪找的啊?”

    “姜季哥介绍的。”

    关慕不敢置信:“他这些年去道上混了?”

    蒋灵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哪能啊,他们都是正经人好不好?只不过听说业务还挺广的,你要是需要,给你雇两个当保镖,要是秦睿以后来骚扰你,直接一拳给他打进icu。”

    “呵,不需要。”

    事实证明,壮汉真会搞园艺。

    活还挺细致。

    说话的功夫,大壮已经把花重新找了个盆妥妥帖帖地种好了,等待关慕的指示。

    “放墙角那吧。”

    “好的。”

    大壮放完花,冲两人咧嘴笑了笑。

    一股傻气止不住地往外冒。

    关慕没眼看,朝他摆了摆手,又给蒋灵颜使了个眼色:“到车上等我吧。”

    “行。”

    听到外面没了动静,张妈终于踌躇着走出来:“太太——”

    “以后,就叫我关小姐吧。”

    张妈瞬间懂了,其实在看到今天这么多人搬进搬出的时候,她就猜到了个大概。

    但作为一个佣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太太嫁进来这一年,先生极少回家,她也能察觉到太太很多时候都是不开心的,倒不如——

    见她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关慕从包里拿出两个信封给她:“张妈,这个是辛苦你照顾了我一年,还有这个,麻烦等秦睿回来的时候,帮我转交给他。”

    厚厚的一沓,是钱。

    而另一个,只有薄薄的一层。

    浅色信封隐隐透出里面一行黑色的字:离婚协议。

    _

    秦睿这回倒是没失约。

    如他电话里说的第二天晚上就回了南临,还第一时间打电话说想要和她见面。

    语气是不曾有过的急切。

    但关慕拒绝了,因为她觉得双方已经完全没有沟通的必要,现在唯一需要他做的就是签好那份离婚协议,然后尽快和自己去把手续办了。

    所以,挂电话前,她又特意嘱咐了一遍。

    但没想到,对方偏不如她所愿。

    那份离婚协议,他不但拖着没签,还把事情闹到了关家。

    关向怀的电话很快打到了她这,要她回去一趟。

    妄图通过长辈给自己施压吗?

    关慕觉得有些可笑。

    而一旁的蒋灵颜就忍不住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秦睿这么不要脸呢?”

    这几天,她都陪关慕住在盛庭园。

    听到这事后,皱着眉头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踱步着,都快把大理石给磨褪色了。

    关慕被她晃得头晕,抓了个抱枕丢过去:“消停会。”

    蒋灵颜躲开,捡起抱枕走到沙发坐下,盯着她看了一会,匪夷所思地问:“慕慕,你就不气?”

    “气啊,你找人把他暗鲨了吧,要不就上次搬家的里面挑一个,怎么样?”

    蒋灵颜顿时焉了:“我倒是想,可杀人犯法啊。”

    关慕冷哼了一声:“那把人打进icu不犯法?”

    “我那不是开玩笑吗?”蒋灵颜小声地为自己辩解,“我们还是文明一点,尊重法律。”

    “所以呢,你还问我干嘛。”

    而且比起生气,她更多的是无语。

    都说婚后才能看出男人的本质。

    关慕现在觉得,是离婚才见真面目。

    “那你要回去吗?”蒋灵颜想了想,又问。

    “为什么不回去?”

    正好她还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和关家说这件事呢,他倒好,直接把机会端到她面前了。

    不去都对不起这么“精心”的安排。

    关慕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但蒋灵颜不禁有些担忧:“你说他是怎么和关家说的,你爸还能心平气和地叫你们一起回去?”

    “撒谎,他最擅长了。”关慕轻嗤道,“不过也就这一时半会了,等我晚上回去了,你看他怎么收场?”

    蒋灵颜“嗯”了声,心里还是莫名的不踏实。

    纠结了一会,她试探着问:“慕慕,你离婚的话...你爷爷和你爸那边,会同意吗?”

    “为什么不同意?”关慕不太能理解,“做错事的是他,又不是我。”

    “我知道,但你们不是关系到...京盛和秦氏吗?秦家那边怎么说?”

    秦家?或许是还不知道。

    又或许是觉得丢脸吧,事发后一点风声也没有。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她伸了个懒腰起身:“我管他们怎么说?反正关家肯定站在我这边,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也对,关慕虽然生在这个圈子里,但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关老爷子从小就十分宠她,以至于从来没给她搞过家族联姻那一套,什么都是顺着她的心意来的。

    蒋灵颜放下心:“对了,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用,我这是回家,又不是上法庭。”关慕说着往阳台的方向走。

    蒋灵颜跟过去,见她收下一件男士外套,有些惊讶:“你这搬家的时候带出来的?”

    “嗯。”

    “不是,你们都这样了,你不会...还余情未了吧。”

    关慕明白过来,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想什么呢,这是关沉的好不好?上次忘记给他了。”

    “吓死我了,”蒋灵颜轻呼了一口气,“不过你有没发现关沉其实对你挺好的?”

    “有吗?”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关沉对她确实算是不错。

    但关慕嘴硬惯了:“还好吧,他也姓关嘛,估计是不想关家丢脸,那天晚上才帮我的。”

    “我又没说那晚。”

    “那还有什么?”

    见她不知道,蒋灵颜八卦的眼神亮了亮:“律师啊,你不知道吗?我哥说你那个律师是关沉让他帮忙找的,你说他是不是怕你被秦睿欺负啊?”

    关慕不说话了,抱着衣服匆匆钻回房间。

    盯着屏幕来回滑了一会,还是点开了关沉的微信。

    她找了理由挑起话题:【你那个衣服还在我这。】

    等了两分钟,对方没回。

    她又对着衣服拍了一张照,发送。

    【要不要给你寄过去?】

    很好,还是没有动静。

    一点自我感动还没酝酿起来,就被这冷冰冰的态度浇灭了。

    哪好了,好个屁!

    _

    到关家老宅是晚上七点了。

    为了显示离开秦睿也不受影响,她还特地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再配上高跟鞋和打理过的头发。

    明艳感和气场都十足。

    只是有点出乎意料的是。

    关逸今晚也在。

    没事,稳住,反正总归会知道的。

    再说丑闻制造机都还厚颜无耻地在这坐着呢。

    她还有什么可心虚的。

    关慕挑了个离秦睿最远的位置坐下,对他投过来的目光熟视无睹。

    “爷爷呢?”落座后,她说了第一句话。

    关向怀:“他今天不太舒服,下午去疗养院了。”

    “那你把我们叫回来干嘛?”

    关向怀被她不善的语气激到:“做长辈的,叫你们回来吃顿饭都不行?”

    哪里是吃饭,明明是来看你端长辈的派头的。

    关慕在心里暗讽了一句。

    大概他是关家唯一会对自己严厉的人,所以她从小对关向怀就是那种避而远之的态度,长大了,关向怀能管着她的地方愈发少。

    父女俩也就更疏远了。

    一两句话,挑起了饭桌上诡异的安静。

    关向怀清了清嗓子,试图转圜回来:“小慕啊,听说你最近和秦睿闹矛盾了?”

    终于,说到正题了。

    她瞥了一眼对面的人,纠正道:“不是闹矛盾,是要离婚了。”

    “胡闹。”关向怀放下筷子,严肃地看着她,“你现在不是小孩了——”

    “对啊,不然你见过小孩去离婚的吗?”

    她那轻蔑又不屑的态度,彻底惹怒了关向怀:“关慕!”

    “怎么了?他出轨我还得受着是吧。”

    关向怀怔了一下。

    秦睿眼尾耷拉下去,带着几分疲惫和央求开口:“慕慕,我和她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你要是心里难受可以打我骂我,但能不能别开这种玩笑,我——”

    “玩笑?秦睿你是不识字还是听不懂人话,我有哪一个字是在开玩笑?”

    本来还想着好聚好散,各留一线。

    但现在她是真被他这副卖惨的姿态弄得厌恶至极:“总之,你给我听好了,不管你在我爸面前说了什么,这婚,必须得离。”

    说着,她从包里翻出了一份离婚协议。

    甩到他面前:“现在就签。”

    秦睿眼睫颤了颤,没去接。

    倒是一旁沉默的关向怀突然厉声喝道:“关慕,你给我过来!”

    他摔开椅子,往楼上走去。

    关慕不屑地轻嗤了声,跟上去。

    一把关上房门。

    关向怀长长呼了两口气,有些严肃地看着她:“小慕,你是真的要把事情闹大吗?”

    关慕觉得可笑:“我有闹吗?我只是在解决问题。”

    “解决?你这是在制造问题,这么草率地就离婚,你有考虑过关秦两家吗,还有京盛?”

    关慕算是懂了:“所以你因为怕影响到集团,要让我维持着这这种恶心的婚姻?”

    至少不是现在,”关向怀叹了声,“现在京盛和秦氏还有合作的项目在筹建,况,况且你说那事也没有...证据,秦家那边不认——”

    “没证据?”关慕冷笑了一声,“什么叫证据,要把他和别的女人滚床单的过程拍个高清视频,再昭告天下才叫证据是吗?”

    关向怀不说话了。

    关慕没由来地更上火:“关向怀,我就不信哪天这绿帽子戴到你头上,你还能——”

    话音未落,桌子被重重拍了一下。

    关向怀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小慕,怎么跟爸爸说话呢,总之,这婚暂时不准——”

    “你说不准就不准啊!我告诉你关向怀,你说了不算。”

    一口一个大名。

    关向怀坐不下去了,可刚怒气冲冲地拉开椅子,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小少爷和秦总在下面打起来了。”

    _

    关慕和关向怀赶到前厅。

    两人已经被拉开,各居桌子一边,脸上都挂了彩。

    徐晏嘴里还气不过地骂着:“我操|你妈的,姓秦的,你有本事别躲试试,小爷我今天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

    关慕还正纳闷这货什么时候跑回来了时。

    看到一旁气定神闲站着的关沉,似乎有点明白过来。

    “怎么回事?”关向怀头疼地看着几人。

    徐晏揉了揉脑袋:“大舅,姓秦的这狗屎背着我姐和别的女人搞到一起了。”

    秦睿烦躁地睥了他一眼:“我没——”

    “没什么?”徐晏瞪着他,“你还狡辩呢,姜季哥他们那天都看到了,你搂个女人,卿卿我我的,非要当场把你们从同一个被窝里抬出来才认是吧......”

    好家伙,原来又是姜季。

    关慕眉头蹙了蹙。

    关沉轻拍了一下他的肩:“安静点。”

    徐晏乖乖闭上了嘴。

    佣人很快将药箱拿了上来,走到秦睿那时,他摆了摆手:“不用。”

    关向怀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秦睿——”

    “我今晚就先回去了,爸。”

    徐晏忍不住呛腔:“还叫爸呢,要脸不?”

    秦睿没理他,拎起外套,冷着脸往外走。

    关沉看了一眼关向怀,不疾不徐地开口:“我去送送秦总。”

    “去吧。”

    车子飞速行驶,像是一头穿梭在路灯光影下的猎豹,却因速度太快捕捉不到完整的轮廓。直到进入拥挤的主干道,才收敛起利爪。

    变回一个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猎食者。

    “秦总,到了。”车子停下,关沉提醒了句。

    秦睿揉了揉眉心:“麻烦了。”

    “不客气。”他熄了火,五官半掩在昏暗的车内,晦暗不清。

    声音也没什么温度。

    印象里,他一直都是这样,属于那种没什么情绪但不太好接近的人。

    秦睿也没心力再客套下去,他推开车门。

    然而就在转身要走的下一秒。

    一道喑沉的声音,又隔着降下的车窗突然飘过来:“秦总,聊聊?”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2/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