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推荐阅读:假千金夹在双家主间的我不做人了深情男配不干了兄长他过分偏执团宠真千金三岁半把外挂上交给国家攻略不下白月光又在闹分手[快穿]老攻他比我先重生和豪门影帝营业后我爆红了

    冷湖的空气始终带着点骇人的寒冷。

    池茉披着袍子站在一边也觉得有些冷,更别提已经浑身湿濡的陆嘉白。

    他警惕地盯着冷湖中央的巨大阴影,圆形的耳朵前后转动,就好像能从声音当中判断出变异食人鲳的动向。

    池茉思索着书本中关于食人鲳的描述。

    “……它的速度极快。”她轻声说,“我看这条鱼虽然有个大龟壳,但人家乌龟伸胳膊的地方,它那两个划水的鱼鳍都伸出来了……好像一点都不影响它的速度。”

    “嗯。”陆嘉白点头,“刚刚的方法不一定有用。”

    这么敏捷的大怪物,要是没控制住,池茉就算捏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刀——上去之后也还不知道是谁先削谁呢。

    “不管怎么说……”池茉在湖边蹲下,低头看着湖中摇曳的倒影,“先试试吧。”

    ——她的影子宛若最好的鱼饵。

    湖里的怪鱼好像掉了个头,在转瞬即逝的时间里如同一发离弦的箭,急速从湖底冲向岸边——!

    池茉脚下生风,踩着几乎自己能调动的几乎全部风元素之力高高跃起。

    几乎是在她跃起的同时,岩石嶙峋又布满泥泞的冷湖岸边,泥土混含着石块,以一种超越极限的速度迅速堆积成山——

    这一次陆嘉白制造的土堆格外坚硬,食人鲳一口下去,仿佛利剑丛生的牙齿死死嵌入土石堆积之中。

    陆嘉白的身躯迅速膨胀,双腿瞬息之间完成到兽人的转换,覆盖着柔软绒毛的肌肉鼓起,带来超强的弹跳力——他跳起来一脚踩在丑陋又恶臭的鱼头顶部,整个兽人高大的身躯还没有食人鲳的半个脑袋大。

    食人鲳的头顶也长满了寄生的变异水藻、青苔,如同一头青色的绒毛,其中混含这几个眼睛似的东西……

    陆嘉白没去看它们,他迅速蹲下身,兽掌在它脑门上按下。

    食人鲳咬住的泥土立刻像是活过来一般,争先恐后地从它嘴里满溢出来,裹住它的一根根利齿,甚至如同武器一般刺向它的眼睛!

    食人鲳剧烈地扭动挣扎起来!

    整个洞穴都因为它的反抗而轰隆作响。

    池茉就是在这个时候,踩着风来到食人鲳背后的。

    巨大的“龟壳”被寄生水藻紧紧地“抓住”,在陆嘉白抓到食人鲳的脑袋并进行攻击时,这些水藻也跟着挣扎蠕动起来,纷纷扯动着“龟壳”向前,似乎是想要把食人鲳的脑袋也加进壳里保护起来。

    池茉调动着风元素的力量,身形下沉又靠近,手里紧紧捏着拿一把小刀。

    食人鲳本身和龟壳上都带着浓烈的恶臭,那是生物变异和腐烂的味道,熏得池茉差点两眼一翻厥过去。

    她抬起胳膊捂住口鼻,一低头就看见食人鲳脑袋上寄生的那些水藻随风摇曳,青黑色的水藻就好像一层浓密的秀发…………

    池茉没想到这种丑东西竟然也有那么多头发!!

    她迅速下沉,纠缠的水草发现她的靠近,欺软怕硬一样朝着她冲过来——被她的小刀一碰就直接断开,悉悉索索地掉落下来。

    就像在理发店里被切断的头发一样。

    怪鱼和水藻的挣扎马上就变得更加激烈,池茉有点怀疑它可能也舍不得自己的头发。

    为了不让这个丑东西继续伤心下去,池茉速战速决,一刀砍在它两个“龟壳”交织的地方。

    层层叠叠的水藻之下,连接着两扇重壳的,竟然好像是另一种活着的东西。

    它像是手指,又好像手臂或是大腿,切开时的跳动又让人感觉它是某种经脉或者血管……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幸好池茉没有时间多想。

    四周的水藻迅速围堵过来,想要把她的手臂整个裹住,阻止她的动作。

    池茉直接松手,驱动着风元素包裹在自己动胳膊上,形成四周皆是利刃的无形的手,紧紧握住那把匕首,顺着龟壳的缝隙——冲!!

    削铁如泥的小刀,就好像切豆腐一样。

    就这么轻飘飘地把链接龟壳的东西斩得经脉寸断。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般的刹那——

    池茉乘风往前,躲避或是用风刃劈开各种寄生生物,一路笔直地向下,不敢有半点停顿,最后笔直地砸进冷湖里!

    “哗——”的一声。

    整个浸入冰冷污浊的湖水之中,感觉极差,先前踩在脚底的风元素稀稀拉拉地围聚过来,几乎没什么作用地勉强帮她推开一些冷湖的污水。

    池茉只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

    被她砍掉一大半上下连接的龟壳很快脱落下来,紧随其后地砸进冷湖。巨大的波涛在冷湖之中翻滚,池茉勉强睁开眼,让风元素借着波涛的力量,把自己从冰冷的湖水里推出去。

    有那么短暂的几秒,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只飞鱼,从海里跃起,在海面上飞翔——

    不过数秒,又重重地砸下去。

    这一回她真的再也没有重新聚集起风元素的余力了。

    她半眯着眼睛,毫无办法,只能任由自己的身体像是在风暴中心竭力的蝴蝶,不再具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任由狂风四处吹散……

    所幸,在坠落前,有一股力量接住了她。

    森林之王的双臂强壮又温暖,身躯却已经变回了陆嘉白的样子,身上还穿着濡湿的白衬衫,衣服紧贴在胸膛。

    池茉往他怀里靠了靠,眯起眼休息。

    她想起陆嘉白好像总是这样一尘不染。

    当初在学校大礼堂,空气闷热,无数人被汗水打湿刘海,显得那么狼狈,他却好像不会流汗一样干净清爽。

    而现在,那冷湖饲育着变异的食人鲳,水质极差,她掉下去以后也分明感到冰冷又恶臭,陆嘉白从里面出来却好像下的不是什么污浊的冷湖,而是能洗涤罪恶的清澈冰泉……

    就连现在湿漉漉黏在胸口的白衬衫,都还带着清冽好闻的味道。

    陆嘉白在岸边站定,急切地低头去看被自己打横抱在怀里的池茉,然而池茉已经彻底清醒,一个翻身就从他怀里翻了下来。

    陆嘉白:“……”

    池茉扶着他的胳膊站稳,抬眼去看他们的战果。

    岸边小山一般的土石堆已经彻底变形,土元素催生着这些泥石化作武器,或缠或刺全都扎进了变异食人鲳的身体里。

    失去了保护壳的食人鲳奄奄一息,身上的寄生生物也都无力地垂落下来。

    它的巨型保护壳一半卡在岸边,另一半浸没在冷湖里,两半的连接处看上去好像还在呼吸……

    池茉后退半步,问身边的陆嘉白:“宝,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她问的时候,陆嘉白也在看她。

    大概是终于确认了她也没有受伤,陆嘉白松了一口气,警惕的状态稍微缓和,摇头道:“没有,你动作很快。”

    食人鲳被硬壳保护的部分意外的脆弱,虽然里面稀奇古怪的寄生生物更多了,但是它皮肤腐烂的面积也更大,泥石化作的武器轻松穿刺而过,把它捅了不知道多少个对穿。

    池茉笑了下,轻声说:“有点累。”

    陆嘉白也点了点头。

    他也没有太多多余的力气了。

    两人左右看看,正打算找个地方先坐下休息休息,调整下状态,再考虑去湖底捞任务道具的事情——

    食人鲳在这个时候咽气了。

    冷湖的水开始疯狂地冒起泡泡,就好像镇压它的东西突然失去了力量,湖水咕嘟咕嘟翻滚着把水位线迅速推高。

    湖水不由分说蔓延出来,眨眼间已经冲到了他们脚边。

    陆嘉白咬牙向前几步,用他之前收纳袍子的项链,把无比巨大的食人鲳尸体、还在一股一股跳动龟壳全都收了进去。

    霎时间,冷湖水翻滚得更厉害了。

    池茉盯着水面看了两秒,做题一般迅速分析:“……陆嘉白,如果这个水再这样冒下去,最多五分钟我们就都要被淹死了……那个十米跳台都不顶用。”

    陆嘉白还停顿了几秒,看一眼头顶,才明白池茉说的“十米跳台”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失笑,走到池茉身边,弯腰搂住她:“先上……”

    话说到一半,他却停了下来。

    池茉的动作也跟着僵住,两人的视线同时向着身后看去——只见先前那个裹着毯子乖乖窝在角落的巨大软团子,不知什么时候挥舞着一大堆晶莹触手爬了过来。

    它变得比先前半米的时候大了一些,像个小汽车,两只触手非常宝贝地举着毯子,剩下的触手努力在地上爬。

    这只变异的软团子迅速爬到陆嘉白和池茉身边,低下头,伸出两根带着大片雪花形状结晶的触须,示意池茉和陆嘉白可以抓住那两根须须。

    软团子努力散发着友好的气息,别说陆嘉白,就连池茉都感觉到了。

    它低头低得过分,几乎整个团子都翻了个跟头。

    池茉试探着抓住触须,顺势踩在了触须末端的冰晶上。

    这两根触须四周一直飘着雪,温度也低,但不会像冷湖一样让人觉得冰冷刺骨。

    陆嘉白也和池茉一样,踩着冰晶上去,单手抓住了触须。

    软团子立马翻身,倒立一样把所有的触手都高高地举起,然后——开始转。

    池茉:?

    这软团子把自己的触手当成了螺旋桨,不知道是在旋转还是在用这些触手摇花手,很快就莫名其妙掀起一阵风,整个团子都头朝地触手朝上飞了起来!

    原本在头顶上的两根触须,也变得像大团子的两根细细的jio,朝下垂落。

    陆嘉白和池茉就踩在这垂落下来的冰晶上面,抱着它的触须。

    它摇着花手,从洞穴的角落缓缓起飞,结晶的顶端几乎擦过蔓延上涨的冷湖,朝着另一个池茉和陆嘉白不知道的地方飞了过去……

    池茉抱紧了触须,抬头开始对着这只巨大变异软团子吹彩虹屁:“……宝贝你好强!你还会飞!”

    变异软团子:“……”

    陆嘉白:“……”

    她果然见谁都叫宝贝。

    发现自己夸的方式没太大用,池茉也不气馁 ,还探头过去认认真真地问:“你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了吗?是要带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吗?”

    变异软团子发出了又嗲又娇的声音:“嗷嗷嗯唔啊哦嗷……”

    哼哼唧唧的,并不知道在说什么。

    像在撒娇。

    陆嘉白的脸色变得不好,他沉吟片刻,开口:“软团子不是都无法和人类沟通么。”

    池茉又摸摸变异软团子剔透的触须,笑着说道:“是啊,这只大宝贝好像可以,而且感觉它好乖……”

    陆嘉白:“……”

    它竟然已经晋升到大宝贝了!

    陆嘉白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了软团子一眼。

    冷湖的水已经浸湿了整个洞穴,水位仍在上涨。而软团子带着他们顺着洞穴山壁向上飞行,似乎真的是要飞去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先前对付怪鱼耗费了太多精力,陆嘉白和池茉都没什么力气,靠在软团子“腿上”休息。

    很快,软团子飞进一处通道。

    这通道和他们进来幻境时遇到的完全一样——想来这幻境应该也不止一个入口。

    通道虽然比他们来时的宽敞一些,却仍然非常狭窄。软团子只能像个被放了气的皮球,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瘪了下来。

    然后拎着陆嘉白和池茉,摇着花手,哼哼唧唧地飞进了洞里。

    直到池茉和陆嘉白安全落地,这只变异的软团子才像是终于完成了任务一般,整个跌坐在通道角落里。

    它的触手伸出来,给自己拽了拽被子盖好,就又很快地陷入了沉眠。

    这也是它自我治愈的一种方式……

    池茉戳了戳软团子的脑袋,问身边的陆嘉白:“你说,我们能把它带回家吗?毕竟软团子是法律允许饲养的,只要它聪明一点,装得像普通软团子……在外面把触手藏好,不要再摇花手了……”

    这语气,像是夫妻俩商量着要养宠物似的。

    陆嘉白无声地勾勾唇角,附和:“嗯。”

    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抵抗也已经到了极限。

    看到池茉席地而坐,陆嘉白就紧跟着弯腰,挨着她坐在她的身边。

    池茉还心系这次的任务,探头探脑地想要朝着洞穴里看,想着还能不能去冷湖里边儿摸一摸任务物品——右边胳膊忽然感觉一重。

    有个脑袋压在了她的肩膀上。

    温热的呼吸随之而来,陆嘉白弯腰靠着她,姿态里充满信服和依赖,甚至把毛茸茸的脑袋往她脸上蹭了蹭。

    ……这人到底什么体质,刚还潮湿黏糊的卷发,现在都已经干了,又变得和之前一样蓬松柔软。

    池茉摸摸鼻子,问他:“怎么啦宝?”

    陆嘉白摇头,呼吸略微有些加重。

    池茉隐约嗅到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味道很难形容,不是什么好闻的香味,但也绝对不难闻。它带着一波又一波微妙的信息,如同干燥温和的微风一般,在尚且狭窄的通道里四散扩开。

    池茉吞了吞唾沫。

    她感觉自己好像从这味道里读取到了一些“信息”…………

    池茉深吸一口气,抬手摸了摸陆嘉白的脸,问他:“宝贝,你是不是潮热期…………到了?”

    陆嘉白把头埋在她的肩颈之间,没有说话。

    但他愈发急促沉重的呼吸,和通道内浓郁亲昵的信息素,已经给出了最好的回答。

    池茉沉默下来。

    陆嘉白什么都没做,他只是靠在池茉的身边,默默地喘息。

    池茉察觉到他的忍耐,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情绪冒起了小泡。她舔舔唇,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手朝着陆嘉白那边伸了过去……

    “需要我帮你吗宝?”她听见自己说,“实在难受的话可以和我说的。”

    陆嘉白的脸埋在她的肩膀上,被她的头发挡住,看不清表情。

    但池茉发现他好像开始动了。

    陆嘉白高挺的鼻子从她颈侧蹭过去,顺着脖颈向她身后一点点挪动,灼热的唇就贴在她的肩颈之间。

    片刻后,池茉感觉他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轻不重地吮了一下。

    很快,唇舌顺着刺麻的感觉探过来,湿润滚烫。

    “茉茉……”

    他忽然开口,微哑的声音压得很低,舌尖似乎在她后颈处轻轻舔过,嗓音伴着呼吸温和地透出来,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引诱。

    “我可不可以……咬这里一口?”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1/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